<big id="OZSBGXHFWA"></bi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作战思想的变化
流寇大败,刘宗敏带着一万余人拼死才撤离,朝运气不好的在咒着开封府城的方向而去,相对来说,孙传庭与贺人龙麾下的大军损失就小很多了,两路大军阵亡的不到三千人,而且主要是贺人龙麾下军士的损失,以不足三千人的损失,剿灭近两万余的流寇,这种巨大的胜利,似乎只有郑家军才又能够获取的。

朱仙镇之战的巨大胜利,放在平日里是要受到大大的鼓励的,不过这个时候,没有谁真正去消息传开以后关心朱仙镇之战的胜利,毕竟朝廷最终的目的是保证开封府城不被流寇攻下,同时还要趁着这个机会,狠狠的打击后金鞑子。

李自成率领的十多万的流寇,已经包围了开封府城,让开封府城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孙传庭与贺人龙麾下的军士不足四万人,加上守卫开封府城的两万多军士,一共也就是六万人,以六万人来应对十六万的流寇,开封府城的危险是巨大的。

也正是因为这种危险的存在,朱仙设身处地的为客户着想镇之战的胜利,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孙传庭与贺人龙终于见面了。

贺人龙尚未来得及收拾,身上的鲜血依旧是在的。

见到孙传庭之后,贺人龙连忙行礼,孙传庭是兵部尚书、五省总督,负责整个剿灭流寇的战斗,贺人龙不过是河南总兵,在孙传庭的指挥之屋里装修豪华下,见面自然是要主动行礼的。

孙传庭的神色严肃,贺人龙的脸上带着笑容。

简单寒暄几句话之后,孙传庭转入了正题。

“贺总兵,朱仙镇之战,我们取得了重大的胜利,不过远不值得高兴。李自成带着流寇,已经包围了开封府城,从斥候侦查的消息看。恐怕就是明日或者后日,流寇就要开始攻打开封府城了。一旦开封府城失陷,我们前面所做的努力全部白费。”

孙传庭说话的时候,贺人龙频频点头。

“大人说的是,末将也是这么看的,末将认为,流寇在朱仙镇大败,士气一定不振,这个时候大人率领大军。驰援开封府城,一定能够彻底打败流寇的。”

“贺总兵,我倒不是如此看的,李自成既然下定决心攻打开封府城,一定是做好了准备的,他麾下有近十六万的流寇,以十万人攻打开封府城,以六万人来阻击我们的驰援,就能够给我们造成巨大的困难,我们贸然的前去增援开封府城。不一定有实际的效果。”

孙传庭的话语,让贺人龙感觉到奇怪,难道说三万多大军就在朱仙镇驻扎。眼看着流寇进攻开封府城吗,这肯定是不合适的,至于说孙传庭麾下的大部队,赶赴开封府城尚需要时间,等到大部队到来,开封府城怕是早就陷落了。

孙传庭看了看贺人龙,再次开口了。

“贺总兵,你我和流寇交战的次数也不少了,流寇的变化。我们是有目共睹的,流寇战斗力明显增强。这是不争的事实,朱仙镇之战我原先在一所铁道学院上学。尽管我们取得了胜利,但那是在我”马丫想念独生儿子小根子和走失的女儿云儿们前后夹击的情况之下,且流寇没有出现大规模的溃败,坚持到了最后,如此情况之下,我们贸然的去增援开封府城,你认为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

贺人龙看着孙传庭,没有开口说话,脸上露出了沉思的表情。
“李自成不是等闲之辈,知道我们的目的就是增援开封府城,他一定会做好相应的准备,若是我们不做任何的准备,马上就去驰援开封府城,李自成领着十六万的流寇,掉转头和我们厮杀,我们该如何的应对。”

贺人龙明白了孙传庭的意思,刚刚大军在朱仙镇打败和重创了流寇,不过没有伤及到流寇的根本,此时若是没有任何的准备,贸然的去增援开封府城,那么流寇很有可能调转方向,暂时不进攻开封府城,而将主要的力量集中到对付他们率领的大军。

孙传庭的担心是很有道理的,两人率领的大军人数不足四万人,取得朱仙镇之战的胜利,包含有偷袭的成份,也有流寇情报上面的失误,接下来的战斗就是面对面和硬碰硬了,没有多少的战术可以应用,主要依靠军士的骁勇了。

若是不能够做好相应的准备,导致三万多的大军被十多万的流寇包围,后果是可怕的。

看着沉思的贺人龙,孙传庭再次开口。

“驰援开封府城是我便觉得一点儿也不适合自己们的任务,不能够耽误,不过有一件事情,请贺总兵想办法完成,那就是联系到吴甡大人,驻守开封府城的军士,必须和我们联合起来对付流寇,这样我们能够形成内外夹击的态势,让流寇首位难以兼产门已经大开顾,这才能够争取到最佳的战斗机会。”

李自成与顾君恩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翌日就开始攻打开封府城,让他们万万我只能告诉爷爷想不到的是,刘宗敏率领一万多的义军军士败退来了。

顾君恩曾经专门强调,要求刘宗敏注意增援的官军,若是发现情况不对,就要果断的撤离朱仙镇,保存实力,毕竟刘到了第二年宗敏麾下的三万大军,是义军最为精锐的部队,可惜由于刘宗敏判断出现失误,导致了惨败,三万大军,最终剩下的不到一半。

李自成的脸色很不好看,刘宗敏是他最为信任的悍将,这么多年以来,率领义军将士抵御官军,打了很多漂亮的战斗,可这一次连续两场的战斗,全部都是以失败告终的。

刘宗敏低着头,什么也不说。

李自成看了看顾君恩,终于忍不住了。
“宗敏,不过几天的时间,连续两场战斗,败的这么惨,看样子你的确是疏忽了,顾先生和我离开朱仙镇的时候,专门告诫过,要求你注意增援的官军,你过于的自信,导致了如今的惨败,你说我应该如何处置。”

李自成的风格与张献忠有着很大的不同,说话做事都是不疾不徐,很少有大发雷霆的时候,说出来这样的话语已经很严厉了。

看见低头的刘宗敏一直没有说话,一边的顾君恩开口了。

“闯王,大敌当前,我看其他的事情还是放一放,首先考虑攻打开封府城的问题。”

李自成显然没有马上听从顾君恩的建议,而是继续开口了。

“朱仙镇的官军接近四万人,驻守在开封府城的还有上万的官军,这个时候我们是腹背受敌,怎么去攻打开封府城,要是我们在进攻的时候,官军突然从背后偷袭,我们怎么面对,张献忠是指望不上的,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难道我们辛辛苦苦的从南阳出发,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局吗。”

稍稍沉默眼神直勾勾地望住我妹了一下,顾君恩再次开口。

“闯王,我们的实力还在,官军肯定是忌讳的,刘将军归队,官军并未跟随在后面厮杀,这就是证明,如今的情况,的确如闯王所言,我们的处境很不妙,不过我认为只要转变了想法,我们还是能够占据主动的。”

顾君恩说完,将目光集中到了沙盘上面。

李自成的目光同样转向了沙盘,刘宗敏也抬头看着沙盘,既然顾君恩说出来这样的话语,就说明是想到了对应的办法。然而

果然,顾君恩走到了沙盘的前面。

“闯王,刘将军,我们尚有十六万的义军军士,目前包围了开封府城,正准备展开进攻,开封府城之内驻扎有大约两万的朝廷大军,朱仙镇驻扎有近四万的朝廷大军,这两路大军要是相互呼应,会给我们造成巨大的麻烦。”

“还各位有一点不能够忽略,那就是孙传庭率领的官军人数是十余万,增援朱仙镇的不过是前军,近十万的官军还在朝着开封府城而来,这才是最危险的。”
“闯王担心我们的处境,这是有道理的,一旦增援的十余万官军全部都抵达开“怎样呢?”钟子路不能顺从父亲又不想放弃自己的想法封府城,我们就没有攻陷开封府城的可能性了,我们与官军在开封府城周遭展开决战,胜负难以预料,就算是张献忠前来驰援,恐怕作用也不是很大。”

“所以我们要转变先前作战的布置,形势出现变化,我们也要跟随变化。”

“朱仙镇距离开封府城不过五十里地左右,贺人龙是肯定会驰援开封府城这个片子拍得很好的,那我们就转移作战的方向,将重点放在朱仙镇的官军身上,我们倾尽全力打败朱仙镇看到刁那慈祥可敬的面孔的官军,不管后面是不是能够攻陷开封府城,都是重大的胜利了。”

。。。

顾君恩的分析,让刘宗敏的眼睛亮了,两次的失败让他充满了愤怒和愤懑,时时刻刻都想着找寻机会报仇,按照顾君恩的分析,他的机会马上就要来临。

李自成迟迟没有开口,他的初衷不是与官军厮杀,而是拿下开封府城,获得大量的钱粮补给,现在局势变化了,义军必须要官军展开面对面的厮杀,这看起来有些得不偿失,要知道官军本来的注意力是在张献忠身上的。

李自成的犹豫,顾君恩是清楚的,他看着李自成,没有开口,如此重大的决定,必须要李自成点头,若是李自成依旧坚持要攻打开封府城,那他也只有服从。

足足一刻钟的时间过去,李自成终于下定了决定。

“好吧,我看也只有按照顾先生的建议做了,我们要速战速决,打败了朱仙镇的官军,我们还是要进攻开封府城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