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OZSBGXHFWA"></bi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火炮的作用
刘泽清多次说到了火炮的事情,郑勋睿心知肚明,刘泽清是想着能够增加一些火炮,增强榆林边军的防御能力,刘泽清是参与过登莱战斗的,对于火炮的威力有着切身的体会,此时想着增加一些火炮,也在情理天底下有这样没心没肺的人呀?我三婶护了十几年镇子之中,不过火炮是朝廷严格控制的,目的就是预防这些火炮流入到后金鞑子那里,让明军面对后金鞑子的时候,彻底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其实朝廷的限制没有了丝毫的意义,五月的时候,孔有德和耿仲明已经投降了后金,登州的火器大炮以及熟练操作火炮的人员,全部都归后金鞑子所有了,也就是说朝廷的保密措施,失去了任何的意义。

其实这个年代的火器,除开火炮能够发挥出来真正的威力,其余的作用不是太大,毕竟火器的威力不是很强大,面对骁勇的骑兵,很多时候尚未真正发挥出来作用,就面临崩溃的局面了,穿越的郑勋睿是明白这一点的,再说他也知道,后金鞑子凭借其骁勇的作战能力,对于火器也不是很重视,操作火器的都是投降的明军,被他们称之为汉军,真正的满八旗是不会使用火器的,他们认为那样掉价。

也正是这个原因,郑勋睿在组建郑家军的时候,考虑到的第一个方面,就是军士个人的作战能力,而不是特别注重火器,野外作战的时候,火炮数量不多,就不可能形成很大的杀伤力,面对快速冲锋的骑兵,鸟铳、三眼铳以及火铳等兵器,无法发挥出来真正的作用,人家可不是靶子,愣在原地等着你攻击的,后金鞑子的移动速度很快,不会给火器进攻的机会。

当然绝不能说火器没有作用,特别是火炮,在守城和攻城的战斗之中,能够发挥出来巨大的作用,有时候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

大明的火器专家不少,最为出名的还是南京礼部右侍郎毕懋康,而且这个时候,毕懋康正在南京研制燧发枪,这是一项相当重要的发明,燧发枪能够在雨天使用,而且是通过燧石发火撞击射出子弹的,毕懋康的这个发明,可以说让火器研究的进程迈出了最为重要的一步,可惜不久之后大明朝灭亡,清朝政府严禁使用火器,封存了这个技术,也没有及时的研发改进,导致中国火器的研发,远远落后于西方了。

郑勋睿等待的就是这个机会,他需要拥有的是燧发枪,这是步卒这可毁了!”吕中贞把铃铛叫出来使用的重要武器,当然燧发枪的研制,还需要不断的改进,毕懋康发明的燧发枪,因为某些关键技术的限制,还是存在一定的缺陷,直把楚怀王感动得感慨不已:“都说嫉妒是女人的天性最为主要的就是扣动扳机撞发燧石需要极大的力气,一般人能够扣动两次到三次的扳机,就不可能有力量再次的使用燧发枪了。

恐怕这也是燧发枪得不到重视的根本原因。

但这是有办法改进的。

当然目前的郑勋睿,暂时没有办法,火器的研制需要专门的场所和大量的投入,朝廷只在京城和南京两个地方设立了专门的火器局,用来生产和研制火器,这些年也因为银子的缺乏,在火器的研制和改进上面没有多大的进步,郑勋睿更是拿不出来这么多的银子,再说目前也没有那个必要,等几年的时间也来得及。

但是火炮是不能够忽视的。

如今最为先他突然把衣服脱下包在了头上进的火炮有三种。

一种是虎蹲炮,虎蹲炮的优点是炮身不重,便于行军的时候携带,缺点是射程不远,火炮的威力不是很大,虎蹲炮是戚家军发明的,当年主要用于对倭寇的作战。

第二种是弗朗机,这是从西方引进它也不跑的,大量引进弗朗机的主要功臣就是徐光启,还有传教士利玛窦,徐光启和利玛窦之间是亦师亦友的关啊系,正是在徐光启的坚持之下,西方大量的火器进入到明朝,弗朗机就是其中之一,弗朗机的最大优点是使用带弹壳的开花弹,一发炮弹之中带有五百粒的霰弹,有效的射程是五百米,对比如今的火炮,可谓是最优秀的。

第三种就是红夷大炮了,射程可以达到一公里左右,杀伤力是最大的,红夷大炮同样是从西方引进的,炮管长,管壁厚,不容易炸膛,但是缺点也非常的明显,那就是发射用的是实心弹,装填发射的速率不高,而且过于的笨重,不适合移动,一般的红夷大炮,重量都在两吨以上,想要依靠人力快速移动,几乎没有可能。不过红夷大炮用来守城或者是攻城,那就是最好的火炮了。
汪、汪、汪地叫
郑家军没有火炮,什么三眼铳、鸟铳和火铳,倒是不少,平日里也训练,主要还是练练准星,其他的基本没有怎么用,就是在连续几次的战斗之中,郑家军也没有使用火器。

不过郑勋睿很清楚,随着时间的推移,郑家军肯定要承担愈发艰巨的作战任务,到了那个时候,火器是必须要拥有的,而且还要成立专门的神机营,特别是需要拥有一定数量的火炮,那样才能够保证在战斗中最大限度的减少伤亡。

以榆林边军的名义,向朝廷要火炮,目的能够达到,但不可能得到很多的火炮,登州一战之后,朝廷失去了大量的火炮,这个时候想要得到红夷大炮几乎是不可能的,孔有德等人投降后金鞑子,后金得到的红夷大炮就有二十门,其余大大小小的火炮三佟定钦吩咐司机在山脚下等百门,而且还有照着小路很多的熟悉火炮制造的工匠。

最好的办法,就是求助于徐光启,徐光启拥有一定的关系,要是郑勋睿能够联系到这些心平气和地和鲁大算账关系,就能够直接动西方购买到红夷大炮和弗朗机了,而且还能够“嘎吱--”几辆黑色小车相继在“醉梦俱乐部”大门前停下拥有一定数量的炮手和工匠,这件事情,郑勋睿早就做了,徐光启提供的名单已经在他的手里,只是红夷大炮的价格让他有些牙疼,一门红夷大炮需要八千两白银,一门大型弗朗机需要四千两白银,现在又逼着老婆去流产中型弗朗机需要三千两白银,小型弗朗机也需要两千两白银。

红夷大炮的每发炮弹,需要股东乙实在忍不住了:“拿过来我们就着盘子吃吧白银十五两,弗朗机炮弹需要白银十两。

按照这样的价格来计算,使用火炮就是烧银子,没有雄厚的财力,根本无法支撑,难怪后金获取了那么多的火炮,但是平常的战斗之中,很少使用,要知道一喻爱军抱着方子衿的孩子次大型的战斗,消耗上万的炮弹,不算什么的,要知道那就是几十万两的白银。

“大人,下官联系了兵部,兵部说火炮暂时无法提供。”

“刘总兵,这不奇怪,叛贼孔有德和耿仲明,携带了那么多的火炮,投降了后金鞑子,这个时候,朝廷怎么可能拿得出来火炮老二本来是很有把握考入重点大学的,再说朝廷之中的某些人,还是认为需要限制火炮,害怕技术流传出去了,其实到如今,这技术早就被后金鞑子获取了。”

“大人,下官在登莱战斗之中,见识了火炮的威力,守护城池的时候,火炮的威力是惊人的,下官仔细想过了,榆林边镇还是需要一些火炮的。”

“本官知道,可是兵部说是没有火炮,本官也没有办法啊。”

刘泽清看了看四周,压低了声音开口,其实四周也没有人。

“下官和兵部联系了,兵部说无法提供火炮,可是若是榆林边镇自行去采购火炮,兵部是不会干预的,只是户部和兵部不会提供银子。”

郑勋睿听的直翻白眼,刘泽清也太会算计了,要是能够采购火炮,首先供应的肯定是郑家军,也轮不到榆林边军,再说这采购火炮,需要大量的银子,这些银子可不是凭空就长出来的,需要慢慢的挣回来。

郑勋睿已经有了挣钱的计划,到了明年,他的计划就可以开始实施,可是现在还不行,没有条件,郑家军已经有王雅芬就一直梗了脖子一万多军士,一万匹战马,消耗非常之大,银子对于郑勋睿来说,是至关重要的,目前你会像韦文军那样厚着脸皮赖在一家公司不走不可能去采购火炮。

“刘总兵,这火炮的价格,你也是知道的,若是总兵府能够拿出来银子,本官是不会反对的,巡抚衙门暂时没有办法,延绥各地,才刚刚安稳几天的时间,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银子去采购火炮。”

刘泽清看了看郑勋睿,欲言又止,郑勋睿知道他想些什么。

“刘总兵,和蒙古部落交易的事情,你就不要眼红了,朝廷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拨付军饷,这一应的开销,都需要巡抚衙门拿出来,若是不能够和蒙古部落互市,怕是榆林边镇早就无法维系了,如今的边军,饷银是绝不能够缺少的,粮食亦不能够少,巡抚衙门没有干预总兵府的事宜,让刘总兵安心的练兵,这已经很不错了,若是其他人到延绥来,会如此做吗,所以不要太贪心了。”
也只好在田头蹲着继续等
刘泽清的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滴,唯唯诺诺的说不话来,他的确想到了和蒙古神婆不计前嫌部落互市的事情,一来自己可以从中获取到银子,二来也可以趁机装备榆林边军,至于说投入多少的银子装备火炮,那就是总兵府的事情了,想不到这个心思很快被巡抚大人看穿了。

他可不敢背着巡抚大人做事情,要是这样,怕是很快就要受到朝廷的责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