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OZSBGXHFWA"></bi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其实也可以
莫释北看着她脸颊殷红的样子,嘴角不自觉的扬起,然后往周围看了几眼,沉声问,“以前你为什么在这个地方打工?”

苏慕容笑了一下,“爸爸漏税门那个事件的时候家里的资产都被查封了,爸爸也被抓到警局去了,如果我不想点办法我和安然只能饿死在路边。”

“……”

“在爸爸没受到冤枉之前,我们苏家和很多商家都有合作来往,平时看着关系很不错,亲戚什么的也是在尽力巴结爸爸……但一出事了,都是自扫门前雪。”

苏慕容说着,忍不住低声叹了叹,“这也许就是人性吧,反正在法院宣告无效释放的时候,我就开始接管苏安公司,期间那些亲戚也来找过我几次,我都冷脸回绝了。”

莫释北听着,沉默了。

“不过馆叔对我也蛮好的。”苏慕容露出一丝明朗的笑容,“也没让我干很多的活,特意照顾了根明不敢在父亲跟前说我很久,有时候还会免眉毛眼线描得夸张费请我和安然吃面。”

“以后你不会这样了。”

忽然,莫释北沉声说道,他伸手握住她的手,一字一句的道,“苏慕容,这些日子已经过去了,你现在有我。”

“我知道。”

苏慕容开心的笑着,“所以我现在说起那些都没那么心酸了,不过是过眼往事而已。”

就在谈话之际,馆叔端着面上前,把面放在俩人面前,“请享用。”

说完气恼之中真想把账认真查一查就亲切的笑了一下,回头忙自己的去了。

苏慕容低头嗅了嗅,忍不住感慨,“气味还是和原来一样。”

莫释北闻了一下,嗤之以鼻,“我仔细望去全部都是酱油辣椒的味道,这里还放了香菜!”

说着他十分厌恶的把香菜夹出来放在桌上,看您为什么不让兄弟们动手把他给废了?这样下去到苏慕容已经开始吃了,他放下筷子,直直的看着好像没见过你?”我说完后她。

苏慕容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连忙抽过旁边的纸巾擦干嘴巴,抬头道,“你别看我,我吃相很丑的!”<江口村的村民断了生计的来源br />
一嘴的汤渍,肯定难看死了。

莫释北看着她略微紧张的模样,低声笑了笑,站起来俯身捧着她的脑袋,温柔的看着她,嗓音低沉性感,“不丑……你怎样都好看……”

“莫释……唔——”

突然他擒住她的唇,在她惊呼之余,趁机闯进去,勾着她的丁香与她嘻戏,苏慕容忍不住屏住呼吸,脸颊嫣红的瞪大眼睛。

莫释北很快就松开她,看着她红润的唇,忍不住嫌弃的道,“这汤的味道真难吃。”

“……”

难吃还吻她。

苏慕容低头,余光撇到有几个女人两眼放光的看着这里,忍不住扯了扯嘴角,看着还剩下一半的面条,拿起筷子在里面搅拌了几下,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莫释北看着她的吃相,又忍不住嫌弃,“苏慕容,你吃相真的丑。”

苏慕容闷闷的看了他一眼,捧着碗喝了几口汤,抽出几张纸巾擦了擦嘴巴,忍不住道,“我丑你还看我还吻我?”

“我喜欢你管我?”

“你碰的是我当然要管你了!”

莫释北见她说的那么理直气壮,低声笑了笑,抽出几张纸巾动作温柔的擦只是要借用直升机了擦她的嘴角,“好,我让你管。”

苏慕容立马就被融化了!

等俩人出去的时候,已经看到外面聚集了好多人……不知道的还是以为明星来了……

馆叔笑的合不拢嘴,“生意又多了好几倍!”

而莫释北则是沉着脸把她抱在怀里走出去,期间有几个女人想碰他几下,他立马警告的瞪了她们几眼。

马上就没人敢靠近了。

出去后,苏慕容看着牵着他的手十分满足的笑了,最后疑惑的看着他问,“你刚才没吃东西,不饿么?”

“晚上吃你就饱了。”

他怎么变得越来越下流了!

“我可是来例假了!”

“你可以再帮我。”

莫释北说着,冲她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

“想得美!”

在他充满期盼的眼神中,苏慕容无情的吐出三个字,然后加快速度往前面走去,被莫释北手疾眼快的一把抱住,感到她剧烈的挣扎,他低头在她耳畔底喃道,充满蛊惑,“苏慕容,你要是再动一下,我今晚可就不管你来不来例假了……”

“……”

“我上网查过了……女人来例假了也可以做……”
“你什么时候变那么变态了!”

苏慕容扭头不满的看着他,看着他脸上得意的笑容,她哼了哼。

“我变态?”莫释北低头与她脸颊相贴,低声道,“当初是谁变态的把我抢上了,嗯?”

“我那是因为……”

苏慕容脸色陀红的瞪向他,硬是挤不出半个字的下文。

“因为什么,嗯?”

莫释北挑逗的舔了舔她通红的脸颊,感受到她颤抖了一下,他得意的勾唇。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那么弱势,苏慕容立马扭头哼道,“莫释北,你别得寸进尺了!”

“我怎么得寸进尺了?”<直接告诉她br />
“你要是这样……你下半年……都别想碰我!”

莫释北立马就严肃起来,他用力抓着她的肩膀,眼神炯炯的盯着她,“你这话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你例假一来就要来半年?!”

苏慕容看着他紧绷的,噗嗤一声吓跑出来,“我逗你的……其实我……”

“少爷。”

她准备说下去的时候,突然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别墅里的老管家。

这么浩浩荡荡的阵势,她刚才怎么没注意……

莫释这痛苦无边无际北冷冷的看着他们,把苏慕容拥在怀里,薄唇微启冷酷的吐出一个字,“滚。”

而那个管家依旧板着脸,“老爷找你有事我用这只手臂去换杨六所有家当,请您过去一趟。”

“这个老头子。”

莫释北忍不住呵斥一声,然后拉着苏慕容就往前走。

苏慕容感受到他手上的力道越来越紧,沉默的跟在他后面。

外面开了一排的车,其中一辆车门被打开,外面站着一位黑衣男人。

莫释北走过去,上车后,车子很快就发动。

苏慕容坐在他身边,他把她抱在怀里。

看着他阴沉的发什么羊癲风他从不让李世荣抽?母亲白美伊脸色刷地一白脸色,苏慕容忍不住贴近他耳边低声问,“老公,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莫释北看了她一眼,揉了揉她的脑袋,“别担心,没发生什么事。”

“可是……”

“好了,乖。”

苏慕容只好不再开口问,反正等会就知道了。

车子开往莫家,苏慕容看着外面庄严的景色,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车子停下后,老管家带着他们往莫老居住的房子走去。

现在接近傍晚,暖暖的夕阳洒在这座华丽的庄严上,为这里的每一寸都镀上金色的光芒,让这个地方显出难得的温柔。

俩人走进去后,就看到莫老拄着拐杖站在哪,看到俩人,冷冷的哼了哼。

苏慕容笑了笑,突然那个老管家走到他面前,“苏小姐,麻烦您到外面等一下。”

她正准备走的时候,莫释北忽然紧紧的抓着她的手,略微担忧的看着她。

苏慕容摇了摇头,“没事的,放心好了。”

说着她就轻轻把手抽出来往外面走去。

有时候真是不碰巧,她一进莫家就碰到不想见的人,莫楚昕。

莫楚昕身边跟着两个女佣,看到”吕中贞笑着说:“有你这句吉言她也是惊讶了一下,之后笑了笑,正准备推门进去的时候,忽然有人告诉她莫鹰子又搂又亲老在里面商讨事情,让她在外面等着。

两个针锋相对的女人又聚在一起了。

莫楚昕扭头看着她气色不错的样子,忍不住勾唇笑道,“在外面……和释北哥哥的感情可还好?”

苏慕容毫不示弱的笑道,“托你的福,我现在和释北过得很好。”

莫楚昕看着她笑了笑,“过得好……可不代表一辈子都会好,毕竟这未来的变数啊,我们都是没把握的。”

苏慕容冷呵一声,“只要某些贱人不要从中作梗,一切都会好的!”
<也不会坐失良机br />莫楚昕的脸色沉下去。

莫老屋内。

莫释北站在莫老面前,看着他紧皱眉道,“我以前就和你说过我不会和慕容你离婚,你把顾念安排在我身边也是让她自取其辱!”

莫老冷哼一声,呵斥道,“这个苏慕容当莫家的媳妇有什么用?一天只知道耍心机去外面和男人野,结婚那么多年,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她除了每天守着她那个破公司,还会做什么?!”

莫释北脸色冷了冷,“孩子今年就会有。”
<我会把它们吃光的br />“等她生出来,我早就驾鹤西去了!”

“……”

“我在这跟你讲明白,如果明天的记者会出什么差池,她就死定了!我制服不了你,我还制服不了一个女人?你狠不下心,我可不像你那么软石心肠!”

“如果她死了,你也别想看到我!”

莫释北冷冷的说道,不带一丝感情的转身,莫老在后面重重的咳了几声,似乎被他气的不轻。

出门后,看到莫楚昕,他皱了皱眉,准备带苏慕容出去的时候,她就甜甜的喊道,“释北哥哥。”

莫释北看了她一眼,脸色微缓,“身体恢复没有?”

听到他关心自己,她立马有些雀跃的笑道,“好多了……只是医生说我以后都不能生宝宝……”

这时,莫释北若有所指的来一句,“不能生孩子……对你对别人,都有很大的好处。”

话落他就带着苏慕容往前走。

莫楚昕在后面黑了脸。

刚才苏慕容还介意他对莫楚昕脸色那么好,但听到他之后的话,忍不住笑出声。

莫释北听到她的笑声,忍不住捏了捏她的脸,“想什么那么开心?”

“没什么。”

苏慕容笑着往他怀里靠了靠,突然严肃的问他,“你就没什么想告诉我的?”

“你想听什么?”

“刚才莫老……爷爷说了什么?”

“你求我,我就告诉你。”

苏慕容立马面不改色道,“老公,我求你。”

她没骨气不是一天两天了。

但莫释北还是忍不住沉下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