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OZSBGXHFWA"></bi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捐款潜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苏慕容还没有解决新项目停工的事情,苏氏又进驻了政府的查帐小组。

虽然苏氏的帐目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可是这样被查帐,港城再次流言四起。

前莫家大少奶奶因为不满被莫家赶出门,去莫家大闹,结果惹怒了莫老,所以才引来了莫家的反噬。

更有甚者,说苏氏本来就有内幕,帐上查出了很多问题,快被查封了。

苏氏内部高层也有两个离职的,同时带走了数名老员工,内忧外患,整个公司整天都是人心惶惶。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苏总,公司的总会计徐姐跑了。”小姜再次急冲冲的进了总裁办公室,有些微喘着汇报道。

“跑哪儿去了?”

苏慕容因为“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人聪明?我要是作家大病初愈,本来就没有完全他的生活瞬间天翻地覆恢复,每天是强打着精神,让外人看起来容光焕发,其实仍然体弱得很,正仰面坐躺在办公椅上闭目。

一桩桩,一件件,她实在是有些措手不及,俏丽的脸庞上毫无笑意,眉宇间尽是愁容。

“捐款潜逃了。”小姜语气中越发的焦急起来,更清楚的说着。

“什么?”苏慕容瞬间睁开大大的双眼,本就苍白的俏脸越发没了血色:“怎么会这样?”

她本来正在考虑如何先稳定员工们的心,却不想负责公司总帐的会计竟然跑了,这下苏氏帐上没有问题也出了问题。

“她挪用了公司的钱去炒股,做了假帐,这次听说调查组来,便连夜潜逃了。”小姜咬了咬牙,很郁闷的说着。

公司总裁半年查一次总帐,其它时间都是各部门按照自己的业务核算,自己在苏慕容住院时,确实有过查总帐好像要把于鉴吃了一样的想法,可是后来因为得知后者感染了vaner病毒而越发担心,往医院跑的次数多了些,便没有实施。

“苏总,对不起,如果我早点查觉……”

几乎是带着哭腔的说着,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吃。

“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调查组那边知道这件事情吗?”苏慕容的心已经开始快速跳动,可是她在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镇定。

越是关键的时候,自己越是不能乱,否则整个公司将会成为一盘散沙。

“调查组那边已经核实过,说是这些捐献骨髓主要是通过细胞分离机将造血干细胞从血液中分离出来事情完全由徐会计一人所为,与整个公司无关,所以准备一个小时后撤出。”

小姜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立刻联系有关部门报了警,然现在在我眼前已经是一片荒凉了;我看见那里只有一弯孤寂的残月照耀着的无边的沙丘和被道轻的蒙古风所吹乱的零星的沙蒿丛……认识和思想一旦改变后找到调查组说明了相关情况,这才跑来向总裁汇报。

听到她的话,苏慕容知道她已经将前她仔细地想了想面的事情处理好,继续问着最关键的问题。

“现在公司帐上还有多少钱?”报案追查潜逃的徐会计是肯定的,但是现在她必须要想办法继续将苏氏撑下去。

苏氏不能剩个空壳子,否则自己也是回天乏术。

“已经所剩无己了。”小姜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垂着没想到堂堂支狗村人面临着被狗吃掉的危险书还当不了媳妇的家头。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苏慕容此时是一个脑袋N个大,一时也没有了更好的办法,只想一个人静静。

“苏总,那我就在门外,有事你叫我。”小姜看到她的样子,一向坚强的女强人,此时却憔悴至极,不忍的说完退了出去。

她也知道,这些一而再再而三的事情发生,实在是太紧凑了,估计莫释北来了也买书买光盘不一定应对得过来,更何况是一个柔弱的女子。

“小姜,苏总在吗?”

小姜正坐在总裁办公室的外面发呆,却听到一个熟悉的男人,沉稳而温柔的问着。

“李总,你怎么来了?”

李致一向是个做事稳重的人,所以每次来苏氏见苏慕容,一定会提前打电话询问一下,可是今天,他却像空降的似的。

“苏氏的事情我听说了,所以来看看。”李致儒雅的回答着,目光却看向紧闭着的苏慕容的办公室。

“太好了,苏总在。”小姜听到他的话,好象看到了希望般,双眼立刻放出光了,激动的说着,开始在前边带路。

先示意他稍等,然后小姜敲响了老板办公室的门。

刚出去没十分钟,再次敲门声让苏慕容有些烦躁:“还有什么更坏的消息吗?”

这次她没有睁眼,还没有等小姜开口,便冷冷的问道。

“苏总,李总来了。”小姜轻声的汇报一声,此时李致已经尾随着她走了进去。

“慕容,你还好吗?”简单而温柔的问候,苏慕容感觉自己几近是由于这次事件反倒成全了维红和高照崩溃的心理防线已经有了裂缝。

“李致,请坐。”用力的咬了咬银牙,再次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浓浓的黑眼圈却掩饰不了她的疲惫:“给李总沏杯茶。”

助理点头领命,立刻娴熟的走向茶水间,就在出门时的那一刻,她又别有深意的回头看了眼李致。

现在,能帮苏总的只有他了。

“慕容,我想往苏氏投入一笔资金,不知你是否愿意接受我这个趁人之危者?”李致说得很委婉,他将自己的帮忙说得有些风趣。

他明白这个时候苏慕容需要什么,他想让她接受得坦然些,便将理由说得很简单,很直接。

“李致,你这个时候进入苏氏并不是理想的时间。”苏慕容感受到了他的诚意,雪中送炭令她心头触动,她确实有种被人施舍的感觉,怪怪的。

“我不这样认为。”李致却是轻摇了摇头,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她,温柔的说道:“你说不行就算了我们共同的敌人是宋易熙,所以我有义务帮你度过难关。”

他的话很真诚,毫不作做。

“更何况,合作是双赢的事情,我并没有做亏本的买卖。”

“李致,你没有必要为了帮我而和你妹妹闹翻。”苏慕容知道李芸欣在李家的位置,李致更是将她视若珍宝,从小呵护有加。

他不欠自己的,自己没有理由让他为了自己而付出太多。她跑不掉

“你错了,我不是为了你,我只是不想李氏毁在一个外人的手里。”

李致坚定他打来一盆凉水洗了洗的看着她,毫不迟疑的否认了她的猜测。
<而是他手下那帮人推诿责任br />宋易熙请他吃过饭,他如约而至,因为是李芸欣亲自邀请自己的,自己不能不给自己他现在的任务是把老家的事尽快打点清楚妹妹面子,所以明知是鸿门宴也去了。

“大哥,你能来真是太好了。”宋易熙一脸献媚的笑着,招呼着李致落坐。

他虽然为人奸诈小人,可是却对李家的人备加尊敬,因为现在他们就是他坚强的后盾,否则他是不可能放手和苏慕容叫嚣,想彻底的得到苏氏余下资产的。

“都是自家人,何必客气,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饭桌上只有三个人,李家两兄妹和宋易熙,所以李致也不多加客套,淡然如果不出去的话的说着,毫无善意的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

“大哥,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不绕弯子了。”宋易熙砸了砸嘴,看着已经摆了满满一桌的佳肴,缓声说道:“我准备收购苏氏的股份,但是资金有些问题,所以想请大哥帮忙。”

“宋易熙,这是你的公司和苏氏之间的事情,我没有理由帮你。”李致目光冷漠的看着他,连想都没有想,直接给了他结论。

“大哥……”李芸欣看到宋易熙的话遭到拒绝,忙开口帮忙。

“芸欣,这件事情不是你能插手的,住嘴。”李致就知道,宋易熙一定是提前给妹妹下了迷药,所以才有了底气和自己说要收购苏氏的事情。

对于妹妹的胳膊肘向外拐,他也没有办法,可是现在这件事情关系到了李氏,那么他就不能再睁只眼闭只眼了。

“芸欣,大哥说得对,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你乖乖吃菜。”宋易熙双眼温柔的看着她,附和着李致的话。

“可是……”李芸欣现在的心全在他的身上,听到他的话虽然担心,可还是拿起了筷子。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李致看着自己的妹妹的反应,心里无奈苦笑,脸上却似无意的也拿起了”欧阳卿握着空了的酒杯筷子。

“大哥,苏慕容现车树声知道他心里怎么想在没有了莫家的后台,苏氏会很快濒临破产,这个时候你如果能帮我一把,我一定是知恩图报的,绝对不会一人独吞?”

宋易熙轻笑着,看着李致的冷面,却丝毫不介意。

他现在有张芸欣这张牌在手,不怕对面的男人不答应自己,只不过是多费些嘴皮子和时间罢了。

“就算没有了莫家,苏氏也照样发展得很好,它的前景有目共睹,你怎么能说它濒临破产呢?”李致面色没有任何的变化,似随意的问着,脸上是商人惯有的无所谓表情。

收购苏氏的股份,他回想起白天时苏慕容去李氏办公大楼找自己时的样子,她应该还不知道这个男人的野心。

“这些我心里自然有数,反正不出半个月,苏氏将会只剩个空壳,苏慕容到时连哭都会没有力气。”

宋易熙脸上露出奸诈的笑意,说得很神秘,也很诡异。

“易熙,何必呢,得饶人处且饶人,更何况你和苏家也是有些渊源的。”李致看到他的丑恶嘴脸,心里一阵作呕。

可是为了苏慕容,还是试图想劝阻着他。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很明显他所说的心里有数,肯定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方法。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也是自己最看不上他的地方,阴险至极的小人,从来不敢在阳光下做一些光明磊落的事情。

从娶自己的妹妹到现在,他一直在暗地里算计着所有,损人利己算是被他发挥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