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OZSBGXHFWA"></bi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险象环生
刚哥直接脱掉了自己的外套,那身体因为常年劳作,黝黑的肌肤下,竟然也是结实不已。

他一摸自己的下巴,就嘿嘿笑了两声,而后说道:“当真是个难得的小美人儿,虽然怀了孕,但也勉强凑合。”

“刚哥,难道我们真的要……这要是万一……”矮个男明显还有些害怕。

刚哥顿时横了矮个男一眼,两眼瞪得像豹子一般,直接命令道;“你去把设备都给我装好,马上就要用的。”

苏慕容慌乱间滚下了床,一脸的惊慌,她大声地说道:“你也让自己最爱的人见了血们这算是毁票,钱都已经给你们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刚哥一听,顿时嘿嘿笑了两声,而后说道:“本来我们也没想怎么样,不过有人请我们拍一出好戏,没办法,我们实在是太缺钱了,嘿嘿。”

一听到是钱的原因,苏慕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大声地喊道:“他们给了你多少钱,这样我给你原价,不,每每办案我翻倍给你,只要你放了我,怎么样?”

刚哥听罢,不由地一愣,他似乎正在犹豫。

苏慕容也不由地松了一口气,连忙保证说道:“你也知道,我现在还怀着孕,肯定是以安全为主,只要你们放了我,我保证不报警,该给你们的钱一分都不会差!”

“刚哥,这就是六百万,该不会是真的吧。”矮子惊讶了半天,这才回过神来,一开口就是不可置信地说道。

刚哥却是冷笑了一声,一脸怀疑地望着苏慕容,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也就在这个时候,刚哥的手机再次响了,苏慕容已经猜到是莫释北了,心中暗暗祈祷着,这一次他不要再挂断电话了。

另一边,莫释北已经得到消息,钱已经让人取走了,可是那劫匪却是联系不上了。

莫释北不停地在房间里走动,手机打了一个也没有人接通,莫释北的眉头皱的都可以夹死蚊子了,眉心一阵发痛。

他在心里不停地咆哮着,苏慕容,你可千万不能出事!

好不容易电话接通了,里面就传来一句轻描淡写地话语,说道:“你们的钱我已经收到了。”

莫释北一听就相反来气,但因为苏慕容还在他们手上,莫释北也只能忍耐下来。

他深深地吸了两口气之后,随后压抑着自己的怒火,声音低沉而沙哑地问道:“她现在在哪,既然钱你都已经收到了,我也没有报警,为什么还不放人。”

刚哥显然有恃无恐,对于莫释北的怒气,他反而呵呵地笑了两声,而后又一脸抱歉地说道:“还真是不好意思,莫总,现在还有一个人也想要你夫人,而且对方开价三百万,我很满意!”

莫释北只觉得晴天霹雳,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雨夜里的那个男人,眸光变得愈发深默默地拥抱了我一下邃起来。

看来,他还是迟了一步。

“那我给同样的价格,不,双倍,你把人给放了,这样如何。”莫释北此时已经接近暴怒的边缘。

他一边打着电话,就大步朝外面走去,连外套都来不及拿。

一直在外面调查的沈渊也是匆匆忙地走了进来,看到莫释北一脸着急,他还来不及汇报,就连忙跟了出去。

“莫总,电话号码是在城南的郊区,我们要不要现在就过去。”沈渊跟在后面说道。

“不用了,他们已经换了号码,现在他们不同意放人,我不能再等了,你召集几个人,迅速去查这个电话号码。”莫释北说完,直接将自己的手机扔了过去。

公园那边,钱已经让人领走了,他虽然没有报警,但也一直派人跟踪着。

看来这帮民工的胆子挺大,也想尝试一下当亡命之徒的滋味了。

这件事情是但林若楠也没有办法他的疏忽,那帮人居然还敢动到自己我首先想到的是吟香诗社的主编妮子给华头上来了,这一次莫释头点得鸡啄米似的北绝对要他们浮出代价!

此时,莫释北眼里满是愤怒的火焰,车内的气压就怕秦西岳降到了极点,就连沈渊也感觉到有些不适,但依旧专心地开着车。

“莫总,取钱的那个已经回到了他们之前聚集的地方,要不要直接把他抓来问?”沈渊建议道。

莫释北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再细细一想,他还是给否决了。

莫释北一脸阴就不存在赔偿的问题沉,眸子里沉沉似水,让人琢磨不透。

他说道:“暂时不用管他,现在计划有变,只怕这个人都不知道,要是打草惊蛇,又换了地方就得不偿失了,还有立马报警!”

沈渊在前面应了一声,也不由地加大了油门,这次这帮人不长眼,触碰到了莫释北的逆鳞,算是成功地挑起了莫释北的怒火。

刚哥打完电话,直接将手机一扔,而后抱你上楼笑呵呵地说道;“小美人儿,本来我还想考虑一下你的意见,不过好像你的老公不太买账。”

“我也不是个贪心的人,要是你老公直接带着警察过来了,我也就得不偿失了,挣着三百万刚刚好。”

刚哥说完,就嘿嘿狞笑了两声,而后直接扑到了床上。

苏慕容吓得立马尖叫了一声,奈何手一直被绑着,她能活动的范围也是少之又少,当下心里一阵绝望,难也许还有十年八年的战争道今天自己真的就得交代在这儿了吗?

“你别过来,啊……”苏慕容猛地尖叫了一声。

声音还没结束,却是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这么快就来了?”刚哥有些不爽地皱了皱眉头,看来这帮人也是个急性子,让他们半个小时后再过来,这才几分钟。

刚哥嘴里骂了两句,到嘴边上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当下依旧趴在床上,一扭头对还在摆弄机器的矮个男说道:“你去跟他们说,让他们在门口等一会儿,我这儿正忙着呢。”

矮个男也是觉得这来的速度太快了,自己机器都没有弄到位,当下也连连点头,笑着说道:“刚哥你放心,我这就过去。”

门口,李致早已经等的有些心烦意乱了,手上的拳头也砸的愈发用力起来。

此时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苏慕容千万不能有事。

“行了,门都要被你们敲坏了,不是让你们迟一点过来的吗?”矮个男一开门,也是骂骂咧咧地说道。

“砰”的一声,门直接被撞开了。

开门的矮个男子毫无防备,直接被门撞得贴在了墙上,一阵眼冒金花。

刚哥在床上也听到了”我推她动静,不由地回头骂了一句,“你们都给老子小点动静。”

苏慕容现在也是被逼急了,眼看着男人就要压到自己的身上,身后还有那么多人要过来,急的华世达对作风整顿工作重新进行了部署直接在刚哥手臂上咬了一口,立马就要翻滚到地上。

刚哥吃痛,不由地骂了一句脏话,冷声说道:“***,别给脸不要脸。”

说完,一抬手就直接是一嘴巴,扇在了苏慕容的脸上。

苏慕容顿时眼冒金星,一阵天旋地转。

刚哥还不解气,又是一巴掌,这次却是没有那么幸运了。

苏慕容早已经吓得顺着力道就抓住那人的手尖叫不已,可脸上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痛,她的双手一直护着自己的肚子,半天没有动静之后,也不由地睁开了眼睛。

而此时的一幕,让苏慕容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李致直接用力一推,刚哥就摔倒在地,而后七八个保安冲进来,将刚哥制服”有一只苍蝇的老老实实。

“苏小姐,你没事吧。”李致这才连忙冲过来,将苏慕容扶了起来。

此时,苏慕容何其狼狈,头发凌乱,衣服更是被撕扯一脚,露出里面风光,苏慕容的眼睛里还有不少的泪水,此时看到李致像救星一般出现,忽地一声直接嚎啕大哭起来。

李致的眸子也皱的更紧了,要是今天自己没有多看那一眼,苏慕容今天可算是难逃虎口了。海伦的眼中已经热泪滚滚

此时也不是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李致先是将苏慕容抱着放在了床上,这才发现她的手也被绑着,连忙松了绑,又关切地问道:“有没有哪里难受,要不要去医院。”

苏慕容并不是害怕的哭泣,只是之前遭受了太大的精神压力,如今突然解放,她再也承受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等哭过之后,双眼虽然还泛红,但理智也已经恢复过来。

这次是李致救了自己,她摇了摇头,感激地说道:“李总,这次真的是谢谢你,要不你出现……”

苏慕容的声音有些哽咽,话还没有说完,再次泣不成声。

李致拍了拍苏慕容的背,示意她不用担心,便说道:“没事了,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而此时,两个劫匪也已经被绑在了地上,刚哥还想挣扎,直接被保安踢了一脚,顿时一阵闷哼。

事情虽然结束了,可眼下还无法收场。一个个被打落下马已经老态龙钟

苏慕容像是忽然想到什么似的,跟疯了一样到处翻找着东西。

李致见此,眸光也不由地深了深,随后主动递出了自己的手机,体贴地问道:“是不是在找手机。”

苏慕容一愣,连忙夺过了手机,眼里一片交集。

不过她还是抬起头看了李致一眼,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这次真的是麻烦你了。”

“我也是凑巧,只能说我们挺有缘分的。”李致笑笑。

苏慕容点了点头,电话还没有打出去,就看到莫释北带着一帮人率先冲了进来。

在看到那至于算露莎的包银还是这里边有她的赏钱抹熟悉而高大的身影时,苏慕容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再次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