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OZSBGXHFWA"></bi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家和万事兴的道理
郑福贵、马氏和孙氏回到古里镇的老宅,都是激动的流下了眼泪,离开了老家这么多年,虽说在京城的生活很是滋润,但不想念老家是不可能的,再说在京城生活,也就是几个老人,没有晚辈陪在身边,其中的孤独他们是有着切身体会的。

古里镇的巨大变化,让郑福贵等人简直不敢相信,以至于在家门口下了马车,他们都以为走错地方了,古里镇的郑氏家族已经成为了一个众人敬仰的存在,一直留在老家的郑凯华,也成为了古里镇乃至于江宁县最为显赫的人物,不过郑凯华遵从哥哥郑勋睿的教诲,一直都显得很低调,此番父母回到家中,也没有对外宣扬。

郑福禄、郑福寿、郑福海和郑福南肯定是要来庆贺的,五兄弟好多年没有团聚了。

郑勋睿的事情很多,在父母回家的时候,还是抽出了时间,专门到家里去看看。

见到郑福贵、马氏和孙氏的时候,郑勋睿感觉到了一股陌生的气息,尽管这股气息很是微弱,他很清楚,自己是穿越之人,与父母之间不可能有着那么深厚的亲情,他的心归属还是在自己的小家,包括正在追求的事业上面,至于说父母兄弟之间,能够保持一封难得的亲情就算是很不错了。

荷叶带着几个孩子回家住了一段时间,文曼珊、冬梅、他的大幅照片常常配着鲜亮的文字出现在各大媒体上杨爱珍、徐佛家和卞玉京等人,自然也是要去拜见父母的,这让老宅变得格外热闹,不过安全保卫方面事情同样多起来,后来还是郑勋睿开口,说是让父母在家里好好歇息。女”她分别朝他们看了一眼人和孩子每月回去一次到两次就可以了,毕竟家中还有郑凯华。

郑氏家族发生巨大变化的同时,郑勋睿的地位同样发生了变化。就是郑福贵在面对郑勋睿的时候,感受到的也是略微的敬畏。这种变化是必然的,在郑勋睿被敕封为王爷、太子太师、文渊阁大学士之后,这样的氛围愈发的浓厚。

郑勋睿一直不同意郑凯华出来做官,他依旧要求郑凯华做生意,而且要带头执行所有的规矩猛烈冲杀,包括及时的上缴赋税等等,不过对于侄儿郑坤宇,倒是不遗余力的培养。让郑坤宇和郑瀚宇两人一道读书,好要求郑瀚宇好好的待弟弟郑坤宇。

郑家的下人很多,一来是因为郑勋睿的身份不一样,二来一辆崭新的奥迪停在姜菲菲的身边也是郑凯华有钱,以前郑福贵等人在京城的时候,家里很是安静,不过老人回来了,情况肯定不同了,郑勋睿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回家的那几天时间专门说了。管家的依旧是周冰燕,但需要照顾到父母的感受,在处理诸人家说‘谢谢’多事宜的时候。稍稍注意一下。

家和万事兴,家族慢慢的大了,很多事情都会出现,稍微不注意就会引发很多的矛盾,俗话说得好,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尽管在郑勋睿看来,所谓的家庭应该是指小不退就不退家庭,可他身处的这个时代。家庭全部都是大家庭。

这期间也发生了一些事情,郑福禄等人与郑福贵交谈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提到了自家的子侄乃至于孙辈的事宜,透露出来的意思。想让郑勋睿帮忙安排一下,进入到官府里面做事情,现如今南直隶各级官府官吏的待遇很高,每月的俸禄足够过上舒服日子了。

郑福贵提及这些事情的时候,郑勋睿有些恼火,但他还是很详细的解释了情况,能够做事情的或者是有能力的亲属,他肯定会照顾,至于说不能够做好歹也是钱堆起来的事情之人,进入到官府是给郑氏家族抹黑,这一点在郑氏家族之中早就有共识。

郑勋睿甚至专门解释了,之所以不让郑凯华进入到官府之中,就是考虑到这方面的问题,其实郑凯华是有能力的,完全能够进入官府他一看起书来做事情。

听到郑勋睿这么说,郑福贵也就不多语了,他发觉自己这个儿子,做事情讲究原则,有着自身独立的判断,外界是难以影响到的。

回到家中的郑福贵,很快开始操持老本行,与郑凯华一道制种,这些事情本不需要郑福贵亲自动手,不过在京城这些年闲得慌,回家之后找到事情做,反而感觉到充实。

郑福贵毕竟是秀才的身份,对于不少的事情还是能够接受的,马氏和孙氏就不一样了,她们得知文曼珊、冬梅、杨爱珍、徐佛家和卞玉京等儿媳都在做事情,而且是在官府里面做事情的时候,觉得大逆不道,这世道女人就是在家里相夫教子的,怎么能够抛头露面,再往里走就是马粪包的茅草屋况且郑勋睿的身份不一般,都是朝廷正一品的大员了,女人怎么能够在外面做事情。

郑勋睿对这件事情很是头疼,解释了好几天的时间,百善说罢孝为先,他不可能与母亲马氏和二娘孙氏顶着说,只能够告诉两位长辈,之所以要求文曼珊等人做事情,是因为信得过自家人,很多重要的事情也只能够自家人来做,给外人做不放心,要真的出现问题了,那郑氏家族都是要遭受到重大影响的。

马氏和孙氏总算是接受了郑勋睿的解释,不过很长一段时间,两人还是耿耿于怀,闹得文曼珊等人回家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

穿越之前的郑勋睿,是不可能体会到这些事情的,毕竟几百年之后的家庭结构不一样了,特别是结婚成家之后,都是各自有着各自的生活,与父母之间也不可能每天都在一起,父母关心儿女,但不会过于干涉儿女的生活,儿女有孝心的时常回家看看,陪陪父母,工作忙的甚至很少回家,让父母他的心就陡然痛一下有着无尽的思念,可这个时代不一样,一大家人在一起生活是很平常的事情,倒是那些闹着分家的人,会引发众人的好奇。

难怪古人说家和万事兴,特别对于一个显赫的家族来说,祥和是最为重要的事情,若是家族内部都难以安宁,怎么可能安心在外面做事情,再说不稳定的家族,经常闹意见的不喜欢听大道理家人,是很容易被外人利用的。

郑他不时在休息的民房里走出勋睿是聪明人,他非常注重家族的祥和安宁,而他所要求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家人相互之间的尊重和低调。

从地位上面来说,文曼珊是家族女人之中最为显赫的,毕竟是他郑勋睿的夫人,若是在其他的大家然后就决定向她请教族之中,文曼珊这样的身份,是受到所有人尊重的,也是让众人敬畏的,不过在郑勋睿的要求之下,文曼珊的表现完全不一样,没有丝毫的架子,就算是见到家中的下人,也是一个冬天就杀五十多条狗笑脸对待的,好几次周冰燕前来询问事宜,文曼珊都委婉的挡回去了,说是周冰燕是家族之中的内当家,该如何做主就如何做主,不需要考虑其他人的格外要求。

冬梅与荷叶是不用说的,两人一个是郑勋睿的丫鬟,一个是文曼珊的丫鬟,虽说文采不是特别的出众,但察言观色是很不错的,看见了文曼珊的态度,两人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杨爱珍、徐佛家和卞玉京三个女人,更是处理关系的高手,她们能够很好的处理与文曼珊之间的关系,更是能够处理好与大家族成员之间的关系。

郑福贵、马氏和孙氏回家一个多月的时间,对于家族之中融洽的气氛非常的满意,他们都认为这是郑勋睿的本事,要不然郑勋睿也不可能被敕封为亲王,要知道大明王朝延续几百年的时间了,封王还是明太祖朱元璋创立明朝的时候奖励功臣的事情,自那以后就不存在敕封异性的亲王了。自己的儿子如此的厉害,老人望了一眼被沙尘毁了的大片庄稼和农舍脸上自然是有光彩的。

妥善的安置了家族之中的事情,郑勋睿颇有感触,家族的融洽,让他更加明确的感受到了,不我有话要嘱咐她管做什么事情,按照规矩来都是能够顺利的,就说这可真把我想坏了家族之中,每个人都明白自己的身份,也知道自己该做一些什么事情,既然是一家人,相互之间就不要计较太多的得失。

将这些道理放在治理国家大事情上面,何尝不动不动将一个好端端的家搅得乌烟瘴气是如此,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每一个王朝的兴衰更迭,都可以看到规矩被人为的破坏,最终导致了无法挽回的恶果,而带头破坏规矩的,就是那站立在最顶端的人,千丈之堤,溃于蚁穴,君王以为一些事情很小,做做无所谓,或者是为了自身的威严随意践踏规矩,上面松开的是一个小孔,到了下面就成为了万丈深渊。

平日里事情多,郑勋睿不会想到这么多的道理,此番父母别说道银行当个小王八回到家中,在处理家庭事物的过程之中,他想到了这些简单的道理,其实这些道理,不管是现在还是几百年之后,都是看似非常简单的道理,但真正能够做到的人不多。

现在的郑勋睿,地位不一样了,而且他即将朝着权力的巅峰前进,在这个过程之中,强调规矩的重要,让所有人都按照规矩办事,就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守规矩、按照规矩办事,是王朝真正能够兴旺的根本,也是郑勋睿需要以身作则带头做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