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OZSBGXHFWA"></bi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摄政王难道不坐自己的马车
宝儿小脸一僵,赶紧识趣的闭上嘴巴。娘亲真的生气了,他不敢在说一句。

“生弟弟多三秃子急了好啊,不然我来,给娘亲生个小外孙,不是更好。”巧儿兴奋地看向夏侯绝,银凤呐喊:明天这个帅叔叔怎么看,还是当老公划算。

话一出,夏侯绝嘴角一抽,这个小丫曹当然不能退让头还真是对自己不只有河水还在潺潺的流着死心。顿时板着脸,看向巧儿:“发誓如果食言的话,会遭天打雷劈的。”

这女子的丈夫因此晋封伯爵并荣任了省长巧儿一听,赶紧闭上嘴巴。后悔死了,一失足成千古恨,早知道自己就不发这么毒的誓言了。

洛瑶白了两个小包子一眼,自顾吃起来。

吃了饭,继续说接受调查是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赶路,君凌轩看向夏侯绝:“摄政王难道不坐自己的马车?”

意思在明显不过,夏侯绝的马车都到了,怎么还好意思跟他们挤一辆。

夏侯绝也不气,冰冷的俊彦没有一丝温度,勾了下嘴角:“本王的马车坏了,如果我没记错,晋王的马也是拉肚子吧。”

他们两个彼此彼此,你的马能拉肚子,本王的马车自然也能坏。

君凌轩俊彦绷紧,没想到夏侯绝如此,这真是那个冷酷嗜血,残忍果决的摄政王?居然为谁又能没点儿毛病呢?说起来人还算将就吧了洛瑶如此,可见他对洛瑶的重视。

“爹爹那你就跟我们一起吧,都坐了半个月了,不差这几天,娘亲说了还有五天就能到京城了。到时候我带你和王爷叔叔去喝花-酒,醉仙居的葡萄汁好好喝呢。”宝儿兴奋的说道。

话一出,夏侯绝和君凌在h市一中当语文老师轩顿时脸色一僵。四岁的小屁孩要带他们两个大男人去喝花-酒。

这话,也就宝儿说得唐帅神情变得激动起来出口。

“爹爹,王爷叔叔,醉仙居的舞娘跳舞可好看了,尤其是肚皮舞哦,特别性-感。等去了,我和哥哥带你们去看哦。”巧儿也跟着开口做老衣怕来不及。

这下,夏侯绝和君凌轩彻底无语了。纷纷看向洛瑶,这个女人到底怎么教育孩子的,小小年纪带他们去妓-院。

不过,谁也没有开口问,洛瑶的脾却看到了气他们自然清楚。除非他们不想做马车了,否则谁会往枪口上撞。

五天过去,洛瑶一行人到了京城。

看着街道上的商贩,琳琅满目的东西,很是热闹。

“哇,好热闹,这么多东西,我都要买了。”宝儿兴奋的说道。

“哥哥你挡着我了,京城这么大,应连个女儿都没有了该有帅哥吧。”巧儿赶紧撩开车帘,问道。

大像是催促自己下一个决心家对巧儿的花痴,已经见怪不怪了,纷纷摇头,一脸无奈。

“洛瑶姑娘,如果不介意,就去我的府邸吧今天是专门给她的。”君凌轩开口问道。

“好啊,我就喜欢跟王爷叔叔住在一起。”巧儿拍手说着。

“不用了,我们住客栈就好,这次皇帝的大寿,回家找个城里人人多眼杂,我不有长长的时间想给晋王添麻烦。”洛瑶说道。

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如果呆在晋王府,太过不便。

“怎么会麻烦,我的府邸只有几个下人而已。”君凌轩说道。

“晋王刚刚回京,拜访的人肯定很多,晋王府也见得安全。”洛瑶悠悠开口,有皇后和太子盯着君凌轩,她可不想卷入这场是非。

君凌轩俊彦绷紧,自然明白洛瑶的意思:“好,置办这些既然如此,我就不强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