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OZSBGXHFWA"></bi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取舍之间
(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票,求读者大大的鼓励和支持。)

接到了姚希孟的信函之后,文震孟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依着他的肩br />文震孟和姚希孟的关系是非常好的,虽说两人是舅舅和外甥的关系,不过少年叔侄当弟兄,两人年龄悬殊不大,曾经一同参加乡试,后来有同时在詹事府为官,而且都是反对阉党弄权的,也都遭遇到阉党的打击报复,不客气的说,文震孟对姚希孟的关心,甚至超过了自己的家人,这也是他请姚希孟回到家乡去帮忙参考未来孙婿的原因。

郑勋睿在南直隶的名气很大,可是在京城尚未形成什么影响,毕竟京城里面的局势太复杂了,内阁大臣如同走马灯一般的调整,后金的侵袭曾经导致京师戒严,陕西的农民造反,甚至扩大到山西境内了,皇上绝大部分的心思我这里有女孩在身边都在这些方面,加上各地灾荒连连,哪里还有心思去关心什么读书人。

文震孟对少年张辉一路上风驰电掣俊杰历来都是很赏识的,苏州又是出人才的地方,所以他对张溥、吴伟业和吴昌时等人的印象很是深刻,之后张溥等人组建了应社和复社,与阉党作斗争,这让文震孟更加的赏识,若不是因为年龄的问题,他几乎就想着将嫡亲孙女文曼珊许配给张溥了。

文震孟的几个儿子都不争气,这让他觉得脸上无时慧宝看了一圈:“白楠呢?你们把他藏到哪里去了?”徐冰心里一乐:“哪个白楠?你跑到这里来干什么?”时慧宝上下打量着徐冰:“你花多少钱雇的他?”徐冰:“商业机密光,按说状元家里的孩子,应该是不错的,可惜文震孟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连续十次参加会试,四十八岁才中了状元,长期都在外面奔波,怎么可能照顾到孩子,更不用说关心儿子的学业了。

但文震孟非常疼爱嫡亲孙女文曼珊,可以说到了溺爱的程度。

文曼珊非常聪明,赋闲在家的那几年,文震孟悉心的照料孙女,教导文曼珊读书识字,几年培养下来,文曼珊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大大出乎了文震孟的预料。

副乡长随后两步后来文震孟虽说是到京城去做官了,可依旧关心文曼珊。

转眼文曼珊到了十三岁的年纪,应该是许亲的时候了,让文家上下想不到的是,文曼珊居然自己提出来了要求,那就是要嫁给南直隶乡今天秦专家有重要外事活动试的解元郎。

女孩子自己提这样的要求可谓惊世骇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何况是女孩子,这也是因为文震孟对孙女的疼爱,导致文曼珊的性格有些泼辣和倔强,敢于提出这样的事情。

文震孟居然也答应了,南直隶乡试的解元郎,只要是年轻人,只要是没有婚配的,那当然是好事情。

这个机会就落到了郑勋睿的就晃成了二十七八的大姑娘身上。

其实文曼珊是有心机的,那一次郑勋睿到苏州来,震撼了苏州的所有读书人,文曼珊岂会不知,如此俊杰的少年郎,当然是吸引女孩子的,加上郑勋睿的几首诗词,不费吹灰之力就打动了文曼没了珊。

所以郑媒婆接到了这样的说亲任务,也就不奇怪了。

文震孟身在京城,不可能为孙女的婚事回家,所以就委托了外甥姚希孟和弟弟文震亨,徐冰恰好姚希孟有回家省亲的时间,一达二便,至于说文震亨,事情不是很多,抽时间回去一下,也没有多大的问题。

想不到这一次的考察,居然会出现如此的情况,姚希孟认为郑勋睿过于的高傲,有些恃才傲物的意思了,而且还在信函之中,隐隐提到了秦淮河的事情。

文震孟看见信函之后,第一感觉是大怒,恨不得马上给家里写信,不同意这么婚事,不过他到底年纪大了,冷静下来思索之后,才发现弟弟文震亨没有写信,既然没有写信,那就是同意的意思了,要说文震亨的学识也不错的,看人不会看错,为什么两人的意见如此的不统一,这让文震孟无所适从了。

关心孙女的文震孟,也不是没有心机的人,他早就打听过郑勋睿的相关情况了,郑勋睿居十六岁的年纪,居然镇住了苏州府城的读书人,让张溥心甘情愿认输,这一份的才气,那是绝对惊艳的。

再说姚希孟的脾气和秉性,他也是清楚的,眼睛里面揉不得一颗沙子的人,任何的事情都喜欢较真,就连和晚辈说话,也是很挑剔的,人家说错一句话,马上就是教训,或者说出一些不好听的话语。

郑勋睿有着如此的文采,又不过是十六岁的年纪,这样的年纪,怎么可能低调,有些恃才傲物也是正常的事情,遇见较真的姚希孟,发生一些摩擦也有可能,至于说到秦淮河去的事情,文震孟不是特别介意,张溥等人也是时常去的,要说张溥已经成家了,郑勋睿尚未成家,到秦淮河去也只能够算是过往的事情了。

思来想去,文震孟觉得,还是有必要继续了解情况,不能够轻易就下了决断,那样可能会失去一个绝佳的孙婿。

苏州府城,文府。

文震亨、姚希孟和文谦康三人坐在书房。

“我觉得不行,这个清扬表现的太过于张狂,难道不知道孝敬吗,在“青龙”嚎几声长辈的面前怎么能够如此说话,我已经给舅舅写信了,这么亲事还是不要应承的好。。。”

姚希孟没有管其他人的想法,一口气彻可现在呢?一个月开不了门底否定了郑勋睿。

男方前来纳采,接下来女方还有时间表态,若是在一个月的时间之内没有任何的态度,就表示认可这么亲事了,若是有其他的意见,将男方送来的礼物退回去,一切就明确了,双方不需要继续往来,亲事也就不存在了。

姚希孟自顾自说着话,完全没有注意到,文谦康的脸色已经变化了。

面对这位堂兄,文谦康承认自己的学识比不上,但这毕竟是自己女儿的婚事,与你姚希孟没有太大的关系,你就算是不同意,也不能够如此的武断,没有征求任何人的意见,就直接给京城写信了,你以为文府真的就是你说了算吗。

尽管内心这样想,可文谦康暂时没有开口说话,其实他对郑勋睿是非常满意的,而且和郑福贵交谈之后,觉得两人的性格有相投的地方,很多话也能够我感觉李东达已怀疑一天傍晚去挑水上我了说的拢。

文震亨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文谦康的表情他注意到了。

姚希孟的脾气秉性,文震亨是清楚会长说了的,平日里一般也不招惹,尽管两人之间也是舅舅和外甥的关系,可是与文震孟比较起来,那就差的太远了,再说姚希孟这人姐姐身上有一股傲气,说话根本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有时候可能是好心,但说出来的话语让别人厌烦。

就今天这件事情来说,姚希孟的做法肯定不对,就算是对郑勋睿不满意,也要几个人坐下来商议之后写信,如此的武断,将自己当什么人了。

姚希孟哪里知道别人的想法,他是越说越激动,竟然将矛头对准了文谦康。你别叫俺提草鞋就行

“堂弟,不是我说你,昨日吃饭的时候,你与那个郑福贵交谈甚欢,我就看不惯,这样的事情你要有主心骨,你学识不多,看人也是有些不足的,这选择女婿的事情,幸好舅舅想到了,否则你轻易就答应下来,岂不是耽误了曼珊。。。”

姚希孟还没有说完,文谦康的脸色就变化了,他猛地站起身来了。
<咱妈这么说br />“堂哥,曼珊的婚姻之事,那是文家的事情,不管我是不是学识低,是不是无用,不过这曼珊的婚事,还是我做主的,堂哥说话注意一些。”

看见逆来顺受的文谦康居然敢顶嘴,姚希孟愣了一下,随即勃然大怒。

“舅舅委托我回来,就是代表舅舅把关的,你如此的胡言乱语,就是不孝,文家历来都是注重家风的,你身为嫡长子,难道连这样的道理都不懂吗,信不信我代表舅舅教训你。。。”

姚希孟的声音变得激昂和尖刻。

“我如今代表舅舅教训你,你给我跪下。。。”

文震亨的脸色早就变化好几我们提供给您的小说不求最多次了,知道姚希孟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也不知道哥哥平日里是怎么做的,居然让姚希孟如此的嚣张了。就觉有钱的乔大伟果然比以前鲜亮了许多

“孟长,这里是文府,还请你自重。”

文震亨的话语,让粗针大脚的姚希孟的脸色发白,他看了看文震亨,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出话来,尽管他的年纪比文震亨大,可是人家是长辈,他刚才真的是气糊涂了,没有想到文震亨也在这里,有些话说出来的确不妥,等于是在扇文震亨的耳光。

顿了顿脚之后,姚希孟看了看两人,转身走出去了。

文谦康的眼睛里面已经出现了泪光。

“叔父,我在这个家里,还有什么地位,堂哥如此侮辱也就算了,儿女的婚事,他居然也直接插手,这家里还要我做什么,罢了,从今以后,我什么事情都不管了,让有能力的人来管吧。”

“你不要这样想,谁不知道这个家是你撑着的,你父亲多年都是钻研学识,没有能够顾到家里,若不是你,家里早就难以支撑了,这些情况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知道吗,孟长今日说的过分了,我这就给你的父亲学信,说明一切的情况,唉,这家里的事情还好说,无非是争论一番,大家互相不理睬罢了,若是在朝廷里面也这样,那惹来的就不是人家不理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