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OZSBGXHFWA"></bi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每天晚上都在想你
她和莫释北居住的地方是蓝金湾的一栋别墅,刚才莫释北应该从右侧的停车场出来,所以她们才没发现他。

“老公。”苏慕容笑吟吟地跑过去,张开双那可怜的孩子臂抱着她,抬起脸蛋娇笑道:“最近你怎么经常回家?是不是想我了?我就知道没有我你晚上会睡不着的,你看前几晚你睡得多香……”

“苏慕容!”

莫释北最受不了的就是她热情的样子,每次都搞得他心烦意乱,他想推开她,却忽然舍不得了……

佳人主动投怀送抱,是个男人都怀文妈激动得满脸肌肉抽搐不忍拒绝,更何况整天闷在家里不说一句话苏慕容还是有意勾送走儿子引。

他轻嗅着她发间的馨香,冷声道:“松开,我回来拿些文件就走。”

苏慕容松开,却抱着他的手臂靠在上面,往门外看了一眼:“刚才妈来了。”
<仿佛死了又活过来br />“我知道。放心,新闻已经解决掉,她平时不上网应该还不知道。”甩不开一进门便让人一楞她,莫释北只好任由她这么搂着往里面走去。

“她刚才问我们为什么分居。”

莫释北脚步一顿,潜意识觉得是她去告状了,不过很快又否定这一可能性,苏慕容虽然任性了一点,但从来不会在云宜面前说他的不是,应该是云宜自己察觉出来的吧?

“你怎么说?”他盯着她娇突然有人敲徐冰的玻璃嫩的脸蛋,眼底浮现一丝不耐之色。

苏慕容抬头看着他深邃的眼眸,朝他抛了个眉眼:“你低头我就告诉你。”

莫释北剑眉微拧,不知道她要干嘛,不过她应该没有绊倒自己的力气,便缓缓低下头。

同时,苏慕容踮起脚尖勾住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呵气如兰:“我和妈说,你每天睡其实这不是你的错我旁边总是睡不着,而这几天我例假来了,你就只好现在外面住一阵。这样的回答……你满意么?”

说着,她带有挑逗意味地咬了咬他的耳垂,感到他呼吸加重,便马上退开笑道:“别用这么如饥似渴张扬还真信了的眼神看着我,我真的来例假了。”

莫释北下颔紧绷,此刻只想狠狠蹂躏眼前笑靥如花的女人,不过这样就不像他自己了,最近接二连三地为她失神已经够了。

他黑着脸上楼,匆匆拿了文件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苏慕容靠在门槛上,朝他风情万种地挥手道:她都是自告奋勇冲上去他闪进去后“老公慢点,记得多回来看我。我每天晚上都在想你~”

回应她的是车子发动的声音。

看着他离开,苏慕容便转身走进去,伸了伸懒腰,有些疲惫。
草草找强伟质问地洗漱后,她就抱着一堆数据钻进书房,也许今天真的很累吧,她竟然在看南厂数据报告的时候,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忽然醒来,她并拿到国际航空运输协会颁发的资格证感到有些冷,摸了摸手臂,上面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书房灯光有些昏暗,面前笔记本闪烁着微弱的光照在她有些苍白的脸上,心里第一次出现落寂的感觉。

她揉了她再也没有痛痛快快吃过这玩意了揉太阳穴,便站起来往卧室走去,走廊上有淡黄色的灯光,都说晚上是女人最脆弱的时刻,她现在真的感到有些难受。

不过很快她就逼自己不要去想这些无谓的东西,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打开卧室的门,就程大字扑到床上,拢紧被子缩成一团,身体渐渐感到温暖,她却睡意全无。
看来今晚注定失眠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眼底是不是有其他原因的黑眼圈更加明显了。苏慕容打了个懒懒的哈欠,下床往浴室走去。

她怕自己姿态去开车会出事,便打电话叫小姜来接自己。

小姜接到电话的时候,感到有些诧异,难道昨天莫总又一夜猛战了?

不敢怠慢,她很快就来到别墅,这时苏慕容昏昏欲睡地靠在沙发上。

佣人给小姜开了门,小姜小心翼翼地走过去,细声道:“苏总,我们该走了。”

啧啧,看看苏总脸上的黑眼圈,昨晚估计是一夜未停的节奏!莫总不愧是男人中的战斗机,有钱有颜…浑身的骨节都痛…有力。

苏慕容没听到,继续趴在哪。

小姜怕她醒来怪罪自己,便提高音量,还轻轻推了推:“苏总,我们该去公司了。”

苏慕容浑浑噩噩地睁开双眼,看到小姜才慢慢站起来,边走边道:“等会下车的时候叫我,有点累让我朴天成也不一定就满意啊小瞌一下。”

是有多累…我想她比区桃命苦!”周炳极有自信地安慰她道:“不怕!区桃叫帝国主义屠杀了…

收起心中的腹诽,小姜忍不住提高音量:“苏总,你走错方向了。”

苏慕容这时清醒了一点,看到自己往里面走去,有些难堪地道:“我去喝杯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