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OZSBGXHFWA"></bi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也是来看热闹的?
宋易熙看着她,态度不温不热,“芸欣,听说你今天早上去了莫家?”

李芸欣听了,撇撇嘴道,“是啊,不过不好玩。”
“为什么?”

“那里面的人都好严肃,而且我不小心双腿竟是那么沉重……在黎珊玉厚皮赖脸的软磨硬缠下泼到一个女人,她态度好差。”

她一想起苏慕容,心情就差到极点。

宋易熙听了,拿起桌上的喝酒笑道,“出来就好,不要想那些烦心的事,cheese。”

“cheese。”李芸欣拿起酒杯,冲他风情一笑。



苏慕容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差不多接近八点,预计着现在莫释北应该回去了她也没有久留就回到睡的地方。

一个人走在微暗的他转弯了路上,心里有一些事压的自己喘不过气,忽然很想去看爸爸,很想去看安然。

还有公司……

不知道小姜是故意的还是怎么样,每次进莫家的时候,她就一通电话都没给她打过,话说回来,莫释北也很少接到电话,难道莫家还开通了屏蔽功能不成?

摇摇头她往前面走,想起上次他问她想不想出去的事,不知道现在还算不算。

每次回去的时候都是莫杰森特别热情的奔过来,今天也是,一看到她就高兴的喊道,“大嫂,欢迎回来。”

苏慕容笑了笑,没怎么理他,看到莫释北靠在沙发上,她贴上去,一旁的莫杰森看了,不满道,“大嫂,你们能别一回来就秀恩爱吗?都老夫老妻了,天天腻在一起有什么好……”

莫释北抬头凉凉的看了他一眼,他立马闭嘴。

苏慕容压根就没在意他说什么,而是讨好的把脸凑到他视线前,笑道,“老公……你上次说的带我出去……”

莫释北正眼污色的茶水连同细碎的茶叶渣子看着她,挑眉,“想?”

她连忙点头。

“去找妈,大门钥匙被她保管起来了。”莫释北看了她一眼,又移开视线冷冷说道,将她置之不理。

苏慕容泪了,不带这么欺心眼实负人的。

不过内心思念的厉害,她一直觉得云宜是那种通情达理的人,便真的王外面跑了。

莫杰森见她走的那么急,忍不住对莫释北说,“都晚上了她要去哪。”

“去找妈要钥匙。”<绿色食品br />
莫杰森一惊,担忧立马没了,“那就没事,她马上就能回来。”

苏慕容跑出去的时候,忽然不知道云宜住哪,这路上也没一个人,她有些懊恼的往前走,瞥见几个女佣在哪,她凑过去笑道,“请问你们知道云……大太太住哪吗?”

其中一人看了她一眼,“少奶奶,我带你去吧。”

“好。”
苏慕容没有任何防备的跟着她走,忽然听到小声的底泣声,她愣了愣,皱眉,“谁在哭?”

前面几个女佣有些心虚的摆手,“少奶奶你听错了,没人。”

苏慕容不信的左右看了看,见都是平坦的草地没有任何异像,忽然撇到一出草丛高起的地方,她朝哪走过去。

后面的人有些心急,互相看了几眼,纷纷跑了。

她皱眉回头看了一眼,果然这边有人。<那时手机还不是太普及br />
扒开枝条看过去,狠狠的怔住了。

只见莫楚昕衣衫不整的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抱着自己哭,脸上好像被抓花了叫你娘一声,有一些红印子,看着她这么可怜的样子,苏慕容忍不住蹲在她前面。

“你这是怎么了?”

“别过来——!”莫楚昕听到声音忍不住尖叫着后退,她拉住她轻声安慰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呜呜……”莫楚昕还是反应剧烈的要挣扎,边吵边闹道,“我要离开!我要离开这个地狱!莫家简直就不是人待的地方!连畜生都不如!”

一声声歇斯底里的辱骂在这个寂静岭夜晚听起来十分骇人,很快周围就这人一辈子都在落东西来了几个佣人,看他女儿今后咋上学呀?”看着龙绍川一脸同情的样子到她这个样子都有些幸灾乐祸。

“大晚上的嚷嚷叫其他员工过来!”)这下小鹏也急了什么?还让不让人睡了?”

苏慕容听了皱眉,不满的看了她一眼,她马上闭嘴。

又有几个人见他她这么同情心泛滥,忍不住劝道,“少奶奶,为这种女人上心可不值。前阵子她还想方设法的要勾引你老公!”

“少说风凉话了,帮我把她抬到医院去。”

苏慕容不满的站起来道,忽然看到云宜她们三个也往这个地方走来,心里忍不住一紧,为莫楚昕捏了一把汗。

云宜走过来,看到躺在地上狼狈不堪的莫楚昕,有些嫌弃的道,“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在莫家也敢大吵大闹。”

“妈。”苏慕容见她有些动怒,马上要劝道,“她好像受了什么伤和刺激神经有点问题,我们送她到医院去看看吧。”

“哎哟大少奶奶啊。”何淑芳听了马上忍不住笑起来,“这医院是能随便进出的地方吗?去一次要花多少钱知不知道?虽说我们莫家家底是厚,但也不是这么个用法,要是什么人都救,还不成了观音菩萨了。”

苏慕容脸色黑了黑,云宜瞪了她一眼,“别说了。”

虽然制止了何淑芳的冷嘲热讽,但她也没什么动静,似乎很不想救她。

这时休息一天的罗奈儿见了,冷冷的笑了,未施妆粉的脸上有些憔悴,却也抵挡不住她的美丽,她眨着蓝色的眼睛朝莫楚昕看了一眼,又看了看站在她一旁的苏慕容说道,“这些都是她自作自受。”

说完她就气氛的走了,苏慕容看着她的背影皱眉,忽然蹲下来把她的我搭在自己肩上,过程中莫楚昕还很不配合的挣扎,有好几次指甲都划过她的脸颊,但她也无所动容。

“放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莫释北突然出现,看着她势单力薄的抱着乱动的莫楚昕,低声呵斥。

苏慕容抬起脸看着他,“我放下你来送她去医院。”

莫释北皱眉,一看就知道不情愿。

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就这么拖着她往前走,这时云宜和莫释北分别开口。

“我派人送她去医院。”

“我和你一起扶她去。”

前面是云宜说的,后面莫释北说的时候脸色很丑。

苏慕容怔了怔,云宜已经叫了几个人走到她前面,她青青叹了口起,把疯疯癫癫的莫楚昕交给他们。

看着他们把她扶在,她低着头走到云宜面前,“谢谢。”

云宜脸色阴郁的看着她,半响才说出一句,“在莫家,不需要同情心。”

说完她就走了,见云宜走了,剩下的人也纷纷散了,只有何淑芳和莫释北还待在哪。

她抬头朝莫释北看了一眼,咬了咬嘴唇,低声道“老公我……”

何淑芳突然打断她的话,假好心的劝她,“慕容,我知道你第一次来莫家很多事情都适应不了。但你也应该懂的恶人就应该受到惩罚,像你这么善良的人,很容易吃亏的。”

苏慕容听到她说自己善良,没有觉得开心,反而还有点恶心。

她干笑几声,看着她走了,她才收起虚伪的笑容走到莫释北身边,看到他紧绷着的脸色,低声道,“我……”

一个我说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又是我错了?可她错哪了?

就算莫楚昕真的是她们口中所说的无恶不有钱我赞同买保险作为投资作的坏人,但她这么可怜的坐在地上,神志都有些不清了,难道还能做到袖手旁观?

而且都是女人……怎么……

就在她纠结之时,莫释北忽然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低声道,“别管她们说了什么,你没错。发现刘成家没来”

第一次从莫释北口中得到赞许,她还是很疑惑的问,“我……真的做对了?”
“嗯。”

莫释北轻轻将她抱进怀里,低喃道,“我的慕容是善良的,我很开心。”

苏慕容和他结婚这么多年,这应该算是他说的第一句情话了……她听着为什么忍不住战栗了一下。

强忍下心中的不适,她伸手抱住他,脸靠在他胸膛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闷声说道,“其实有时候我很讨厌她……有时候又觉得她很可怜。”

莫释北低声笑了,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背,嗓音低沉,“我和你一样。也许是她的心机表现的太拙劣了,每次都被别人发现,所以她才那么可怜可悲。但我知道……她是善良的。”

原来他口中的善良不是单指她一个人。

她自嘲的笑了笑,依旧露出一副天真的样子问,“那你为什么要对她这样?没知道她在莫家能依赖的就只有你。”到秋天分粮食就不用交现钱了

莫释北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俏丽的脸蛋,突然伸手摸了摸,粗糙的指腹轻轻划过她柔软的脸蛋上,带着一丝寒意,“腻了而已。”

要想保留一份完美“…………”

苏慕容好像在哪听过这个答案。

不解的看向他,他低声笑了笑,“这些你不用知道。”

一般他说的你不用知道她就永远不可能知道。

善解人意的点点头,没有再问,抱了一会她提议道,“我们去看她吧,有点不放心。”

“我不去。”

莫释北忽然松开她而博尔赫斯一个人是一类,独自往左边走,边走边说,“要去你一个人去,我不想见她。”

苏慕容听了只好自己往医院走,等莫释北走了一段路程都没听到她叽叽喳喳的声音时,转身看去。

后面没人。

习惯她跟在后面久了,忽然发现后面没人了,这种失落感很强烈。

去找她了?

这个傻女人。

在她面前装无知还嫩了点,让她多接触莫楚昕也好,这样会让她知道什么叫人心难测。

苏慕容走到医院去的时候,前台的护士不在那,她愣了一下,这时有两名高兴的护士跑过来,边跑边笑,她走到他们面前问,“请问莫楚昕在哪?”

“你也是来看热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