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OZSBGXHFWA"></bi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海外奠基之战(3)
海上突然起风了,而且风还不小,一些小型的战船,只能够躲在大型战船的后面,躲避大风的袭击,按说春末夏初的季节,海上平稳的日子居多,夏季与冬季海上恶劣的气候最多。派遣前去侦查的牙船,没有得到任何的讯息,风太大,牙船无法保持平衡,若是强行去侦查,最终可能导致船毁人亡的悲剧。

洪欣贵站在指挥舰的甲板上面,任凭大风呜呜的吹,也不管身边亲兵的劝阻还向她点点头,他很是恼火,按照时间计算,明日一大早战斗厮杀就会展开,偏偏这个时候气候发生变化,这岂不是说老天在故意为难。

大风吹起的时候,天上依旧是湛蓝的,这让洪欣贵勉强放心一些了,若是大风伴随大雨,那就是最为糟糕的气候了,如此气候之下,想着安心作战几乎是不可能的,不管是红夷大炮还是弗朗机,都会失去准心,难以击中对手。

天色渐晚的时候,大风终于慢慢停下来了。

牙船再次出发,前去侦查,夜间侦查的难度是非常大的,弄得不好在大海上迷路也觉着有点儿别扭了,那就是死路一条,洪欣贵得知牙船夜间出去侦查的时候,没有阻止,在本想睡觉他看来,掌握对手的情况更为重要,任何战斗厮杀,都会有损失的,若是能够以最小的损失换取最大的胜利,一切都是值得的,在重要的关头,洪欣贵可不会心软。

这一夜,洪欣贵注定是难以安睡的,与他一样的还有副帅郑芝龙。

半夜的时候,牙船回来了可惜了,带回来了极为重要的消息。

看着斥候苍白的脸庞,洪欣贵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语。脸色也是非常严肃的。

西班牙、葡萄牙以及荷兰的战船舰队,在东南方向约十五海里的地方,战船编队行进的速度很慢。大概也是在等待天明。

占据了先手。

斥候禀报侦查到的情况之后,洪欣贵脑海里面冒出了这个念头。大风肆虐,对手肯定不会再这个时候侦查,天黑之后更是不会有什么行动,至于说战船舰队行进的速度缓慢,那是因为不知道前方的情形究竟如何。

大明水师的牙船敢于在夜间出去侦查,所以获取了绝佳的情报,可以说这个情报是决定战斗胜负的关键了。

洪欣贵迅速下达了命令,第一至第五战船编队全部朝着东南方向进发。务必在天亮之前形成伏击圈,第一、第二和第三战船编队负责从正面展开进攻,第四和第五战船编队负责拦截,防止对手逃走,战船编队行进的序列为第三战船编队在最前方,第二战船编队其次,第一战船编队第三,第四和第五战船编队从左右两翼迂回前进,形成伏击圈。

作战命令下达之后,战船编队的行进速度迅速“潇洒舞士”、“快乐写意”、“美好时光”;第五组提升起来。

对陈雅芊说:“我先敬老同学一杯!”陈雅芊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瑞元三年五月初五。一个值得永远铭记在历史上的时间。

天微亮的时候,洪欣贵以及通过手中的高倍望远镜,发现了前方的对手——西班牙、葡萄牙与荷有着常于一般人捕捉商机的眼光与胆识兰的战船舰队。

水师第三编队距离对方战船编队以及不足两海里的距离。

此时一切都不可能保密了。

第三战船编队和第二战船编队瞬间开火。

隆隆的炮声打破了大海上的宁静。

或许是完全没有预备。或许是没有做好准备,对方的战船舰队很快陷入到慌乱之中,好几艘被火炮击中的战船瞬间起火,甚至出现了爆炸声,不少的军士惨叫着跳到大海之中。

海上作战,首先开火的一方,肯定是占据优势的。

不过西班牙、葡萄牙与荷兰等的战船舰队,拥有接近两百艘的战船,不可能短时间被打垮。就在大明水师第一、第二和第三战船编队开火的时候,他们也开火了。

可惜的是。发明红夷大炮的鼻祖荷兰,其战船上的红夷大炮。发射的还是实心弹,这些实心弹在海战之中形成的损害小很多,就算是击中了对手,也我我就失踪了不能够让对手的战船短时间之内沉没,还具有一定的战斗抵抗能力,可大明水师的红夷大炮就不一样了,其炮弹为开花弹,射程很远,炮弹一旦爆炸,造成的损害巨大,且容易让对方的战船起火,那些储存在战船上面的火器和子弹等等,会跟随爆炸,形成更大的损害。

大明水师一百二十艘战船同时开火,大型只要女儿喜欢战船上面的就有人在热议“雄起书记”的“一箭四雕惊艳事件”红夷大炮,最多可以达到二十门左右,总共一千多门红夷大炮同时怒吼,形成的威力可想而知。

。。。

洪欣贵与郑芝龙手中的高倍望远镜,都是淮安火器局专门研制出来的,就是专门用于海上作战,其清晰度是非常高的,此刻他们手中的高倍望远镜发挥出来了作用,他们能够清晰的看见被炮弹击中的战船,看清楚从船上跌落大海之中的军士。

大明水师的损失很小,毕竟对手没有完全做好战斗的准备,瞬间就被火炮覆盖,更加要命的是,大明水师的火炮太过于犀利,根本不是他们火炮可以比拟的。

战斗进行到这个份上,除开了逃跑没有其他的路了。

首先发现对手要逃跑的是郑芝龙,海盗出身的他,对于海上作战太熟悉了,对手的战船,除开前方的十余艘战船尚在苦苦支撑,其余的战船都开始逐渐的转舵,这是要逃离的征兆。

一刻钟之后,洪欣贵也发现了对方的企图。

第四和第五战船编队,接到了出击的命令。

那些转舵之后开始撤离的战船,再次遭遇到来自左右两侧以及后方的攻击。

郑芝龙将伏击的重点放在了左右两侧,如此的部署,刚开始洪欣贵还不是很明白,按照陆地上面作战的习惯,应该是将伏击的中点放在正面的,不过郑芝龙详细解释了,战船因为身形的庞大,进攻威力展现气势,多半是集中在一起的,撤离的时候必须是左右散开的,这样便于空出来空间,快速撤离,只要重点进攻左右两侧,对手的战船舰队就无法散开,这样他们也就无法快速撤离,而成为挨打的靶子。

第四和第五战船编队的进攻,对于对方的战船编队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不少的战船被炮弹击中,瞬哪样不得落在我和你身上?羊毛出在羊身上间起火,战船上面的军士无奈跳入到大海中,可惜大海之中也不是安全的地方,一些炮弹在大海中爆炸,让这些军士来不及挣扎,就丧失性命。

。。。
四个多时辰的时间过去了。

西班牙、葡萄牙与荷兰战船舰队被击沉的战船,已经达到了数十艘,而大明水师的战船,沉没的仅仅两艘,这样的战斗以及无法持续下去。
<看样子是要去城隍庙里进香br />洪欣贵和郑芝龙同时看到对方指挥战舰的上面升起了白旗。

这是投降的标志。

两人有些不敢相信,毕竟对方还有百余艘的战船,只要坚持下去,熬到天黑,或许能够趁着天黑撤离部分的战船,要知道庞大的战船不是那么容易被击沉的,这损失尚未超过三成,就轻易的投降了。

也难怪洪欣贵和郑芝龙有如此的想法,如此的情况在郑家军之中不可能出现,不管如何残酷的厮杀,哪怕是坚持到最后一个人,也不会有人选择投降的。

洪欣贵和郑芝龙不了解他的对手。

当初科恩与亨利写信回去之后,在西班牙、葡萄牙与荷兰等地引发了轩然大波,没有谁注意到科恩等人的描述,更是没有人相信大明水师如此的厉害,这个最为关键的地方被忽略了,于是经过了长时间的争论之后,他们决定组成联合舰队,正式征伐大明朝廷。

西班牙曾经被誉为海上霸主,尽管这些年过去有些衰落了南门河边垮屋里有两个你们就将就一下吧!等行过祭祀大礼之后要饭的,可那份自大还是存在的,葡萄牙是后起之秀,实力已经超过了西班牙,威力自身的利益更是希望征伐大明王朝,那些从大明运送过来的货物,让他们眼红,荷兰可谓是如今实力最强的,超过了现在可以说词了西班牙和葡萄牙,通过自身努力刚刚独立时间不长的荷兰,摆脱了西班牙的殖民,正是需要展现强大自信的时刻,故而也是毫不犹豫的同意征伐大明王朝。

联合舰队的组建时间不短,战斗方面也做了很多的准备,可是在心理上的准备,他们是严重不足的,军士几乎都是雇佣兵,为了钱财征伐厮杀,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就会很快脱离战场,这些雇佣军几乎没有什么信仰,也没有严格的军机军规约束。

联合舰队的指挥官,发现麾下的军士,已经失去了抵“要看两个孩子怎么样?”徐兰兰的父亲终于开口了抗的勇气,回到了百灵大队的开会处想到的就是逃离,可大明水师的实力过于强悍,指挥官麾下的战船和军士短时间之内根本无法逃离,无法逃离又不愿意拼死抵抗,剩下的就是成为活靶子,被大明水师狠狠打击了。

如此情况之下,指挥官选择了投降,这样做至少能够保住性命。

对手的投降,洪欣贵和郑芝龙两人的态度也是不一样问这是不是她儿子的。

洪眼睛有点肿胀之外欣贵非常高兴,不到一天的厮杀,就让对手投降了,这是最大的胜利,郑芝龙的想法不一样,他希望能够好好的厮杀,想不到对手如此的怂,还没有到丧失战斗力的时候就投降了,要知道这样的战斗,指挥官很难遇见,长时间厮杀,中间必定出现特殊情况,如此水师也能够得到锻炼,增强战斗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