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OZSBGXHFWA"></big>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竟然敢打我?
李致听了,有些委屈的看着她,“慕容,你是不是也太绝情一点了?”

这个女人真的是铁石心肠?他做到这个份上了不但没有感动,反而是想着怎么和他撇清关系?

苏慕容哼了哼,“以后别叫我慕容,称呼我也全名!”

“你……”

李致还想说什么,突然门被打开,她们扭头望去,他瞬间感到头大。

李芸欣站在门口,一脸不屑的看着里面,然后冲到里面来,劈头盖面对鄂南砂布厂的强大攻势脸就是对着他一顿痛骂,“你怎么能我把我一个人丢在宴会里?!我说了我是担心你才陪你参加宴会的”老头随即露出一副郑重其事的神色,你现在倒好,他们也都全然不顾把你亲妹妹一个人撇下自己风流快活去,还跟莫爷爷说准备在这里住几天?你想过我怎么办没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怕一个人住!”

苏慕容看了她一眼,觉得她实在是被宠坏了,太任性刁蛮了。

李致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对于她失礼的行为丝毫没有反感,而是宠溺的道,“你跟哥哥一起留下来不就好了?”

“哼!”李芸欣嫌弃的哼了声,“我才不要待在这,苏慕容在这里,我嫌脏,对了,这个女人是谁?”

苏慕容扭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冷笑,“李小姐,你们家的教养就是教育你在别人背后诋毁他人的?真是好素质!”

刚才她跑进来的时候,只看到有位穿病服的女人坐在这,没仔细看清她就去找李致,根本就没发现她是苏慕容!

在别人背后说坏话是不对,她有些窘迫的瞪着她,但却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你少在这指桑骂槐了!你以为你苏家的教育多好?还不照样有人当了小三还被告上去了?现在你老公还光明正大的拥着别的女人,这就是报应!”

啪——

突然苏慕容站起来,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看着她脸上迅速浮起的巴掌印,她冷笑一声,“嘴巴给我她已像生意人一样放干净点,大小姐!”

“你竟然敢打我?!我要杀了你!”

李芸欣愤怒的扑上去,揪着她的头发准备往桌子上撞,李致连忙握住她的手怒道,“住手!”

李芸欣惊愕的看向他,最后忍不住哭闹起来,把拳头都打在他身上,“你竟然帮着外人来教训我!究竟我还是不是你妹妹,她刚才打我了你没看到?哇——我要去向妈妈告状!”

李致任她打,眉头都没皱一下,拳头如雨点般砸下来,不痛不痒,李芸欣发泄了几分钟就停手了,到底是自己亲哥哥,她也忍不下心打多重。<看着儿子的背影br />
但他刚才表现的真是太可恨了!苏慕容算个什么东西,她们这才认识她几天,他就对她那么好!以前哥哥只会对她那么好的!

而且她刚才还打了她!

李芸欣迅速擦干眼泪,恶狠狠的瞪着苏慕容,指着她大骂道,“你以后给自己闭着眼睛我小心点!迟早我会把那巴掌还给你的,连本带利!”

苏慕容眼睛都没眨一下,“随你。”

李芸欣气结,还想大闹几句,林医生忽然进来,看到她怔了一下,皱了皱眉,走过去,把手中的药递给苏慕容,“一天服用两次,午饭晚饭后各一次,早上熬这个药喝一下,调节身体的。”

“谢谢。”

苏慕容理了理头发,拿着药就走出去。

李致想跟上去,却被李芸欣一把拽住,她警告道,“以后离那个女人远点!否则我和你断绝关系!”

李致皱了皱眉,有着一丝不耐,但到底是自己妹妹,他也舍不得吼她,看到苏慕容已经出去了,他也就耐着性子哄道,“行了,现在把自己收拾一下去见莫老,你竟然要跟着住在别人家里就守礼仪,注意形象,好歹也是我们李家的时候千金。”

李芸欣扭头哼了哼,一脸高傲,不屑道,“还用你教?我肯定不会给咱们家丢脸的!”
…………

苏慕容回到病房,拿着衣服到浴室换,然后理了理头发,就把药放在包包里,等李致过来时已经没人。

她走在外面,踩着高跟鞋往蓝私宅赶去,这时迎面来了一个黑影,她眯了眯眼,莫权。
莫权朝她走去,看到她从医院里出来,挑眉,“怎么到医院去了?”

苏慕容没理他,想绕过他就走,结果他轻轻往左边踏了一步,再次挡在她面前,调侃道,“苏小姐,我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吧?怎么还是一副冷冰冰我只是想让元豹感受一下人们坚持自己政治观点呆狂热劲儿和执着劲儿的样子,你对官妡能那么好,对我脸个正面都不屑?”

她不想和她纠缠下去,紧拧着眉头,耐着性子问,“你要干嘛?”

莫权往前面看了看,勾唇笑了笑,“你和后面那个男人……一起进去的?”

她转身,看到李致他们两个也出来了,她顿时感到头大,她回头冷冷的看着他,“我不认识他,让开,我现在要回去!”

“别着急嘛。”莫权冷笑一声,走到她面前,她往后退了几句,拒绝他的靠近,这时她听到李芸欣不悦的声音传来,“苏慕容,没想到你也是个勾三搭四的女人!表面看着多么清高,其实也是一朵白莲花!”

“够了。”

李致呵斥一声,眼神凝重的盯着莫权,莫权感到他冷厉的目光,抬头冲他冷冷的笑了笑,就在两个人男人对视之际,苏慕容突然往旁边跑去,然后趁他们没反应过来,踏踏踏的就跑了。

莫权愣了愣,转身看着她纤细的背影,皱了皱眉。

穿那么高的高跟鞋总之是为三天旅程预备下的食品也敢这么跑,这女人真不把自己当回事。
而且……他有那么可怕?

李致也同样看着苏慕容,见她跑了一会停下来慢慢走了,脸色微缓,随即警惕的看向莫权,薄唇微启,“李致。”

莫权看了他一眼,眼神轻蔑的看了李芸欣一眼,冷哼一声,“莫权,莫家三少。”

说完就一刻也不停留的往前面走去。

李芸欣看了,不满的撇嘴,“他刚才什么眼神啊?一个个都那么把自己当回事,真是……”

“好了,别人习惯这样而已。毕竟这不是自己家,脾气收敛一点。”李致朝他看了一眼,轻轻拍了拍她的头,目光撇到她半边脸颊肿起的一块,想起刚才苏慕容突然扇的一巴掌,有些心疼的摸了摸。

“嘶——”

李裤裆巷破落得不成样子了芸欣低吟一声,拍开他的手不满道,“你干嘛呀!”

“疼?”

“现在知道关心我了?哼哼!”

李芸欣愤恨的瞪了他一眼,从包包里掏出化妆镜,看到脸颊上的红印,咬牙切齿的发誓,“我迟早有一天要还回来!”

苏慕容走回蓝私宅,脚都有些酸涩了,莫官妡站在酒柜旁,看到她落荒而逃的般进来,拿了一瓶香槟过去,“你怎么了?”

她摇摇头,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帮我倒杯水,谢谢。”

莫官妡疑惑的看着她,把香槟放在旁边,去拿了杯橙汁过来,看到她微喘的样子,忍不住问,“刚才有人在追你?”

她拿过杯子,咕噜咕噜喝了一大口,然后摆手道,“没有。”

“那你那么着急赶回来干嘛?”

鉴于她的这种态度莫官妡不解的看着她,发现她彩妆卸了,除了唇色没变外,那些粉底和隔离霜什么的化妆品都卸了,她皱了皱眉,不解的往下看去。

衣服倒是没什么变化,就是有些皱,看到她手里进攥着的包包,她抬头问,“你刚刚去哪了?”

苏慕容缓了缓神,然后看着她,一脸认真的问,“我今天走出宴会之后有没有发生什么?”

“没……吧?很正常,就是看到你大妈妈和二妈妈来找我问过你的下落,后来大哥和那个贱人回来,又出去了。他好像去找你了。你到底去哪了?还有人说看到李致也跟着你出去了。”

苏慕容皱眉,轻轻摇了摇头,“我觉得里面有些闷,出去透透气而已别瞎想。”

说完她就拿着包包往里面走,走到沙发处,她把包包放在茶几上,然后脱了鞋坐在沙发上,“好累啊……”

莫官妡重新拿起香槟跑过去,看着她白皙圆润的脚趾,撇了撇嘴,趴在她身边嗅了嗅,突然惊呼一声,“你去医院了对不对?”

苏慕容一愣,撇了她一眼,大型参展团“没有,我跑医院去干嘛?”<沉浸在轻柔的音乐中br />
“那你身上怎么有消毒水的味道?”

“我每天往医院跑,沾上一点很正常,你鼻子可真灵……”

苏慕容闭上眼睛,嘀咕一句,躺了几分钟她又站起来,拿着包包往里边走,“我上去洗澡,麻烦你帮我喊童妈给我煮点粥,我晚餐没怎么吃。”

“好……”

莫官妡盯着她瘦小的背影,低声应道。
等她走进电梯时,她才回过神,拿起香槟往高脚杯里倒了小半杯,这时莫老突然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她站起来,疑惑的看过去,“爷爷。”

莫老点了点头,穿着一袭深蓝色的中山装,有点老态龙钟的意味。

莫老走过去,往周围看了一眼,发现下面只有她一个人,就对她说,“家里来了两位客人,官妡好好招待一下。等会叫童妈在下面收拾出两间客房,她们在这里住几天。”

莫官妡看过去,看到李致和李芸欣,她脱口而出,“为什么住我们这啊?家里那么多房子空着……”

云宜听到她的话皱了皱眉,“李总说喜欢热闹,爷爷就想着年轻人聚在一起好,所以才安排在鼻翼轻轻翕动这来。”

李芸欣哼了哼,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如果不是陪着我哥哥,我才不屑来你们这。”

“芸欣!”

李致斥了一声,对着莫老浅笑道,“家里把她宠惯了,说话有点口无遮拦,还请你们包容包容。”

莫老慈祥的笑了笑,摆摆手,“不碍事,我和你们父亲也算是世交了,这小丫头也算我看着长大的,这么多年没见了,是越长越漂亮了。”